加入书架
换源:

命运道标 第791章 常范撰记-呜呜,唔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灵狱南疆,极南,衔数百里水荡,绵延入海。

  在这水荡初发的源头,有一条不大不小的溪流,自林间缓缓而出,溪流西,数里外,一片红木林与水荡参差处,有筑坝伐木的痕迹,一个小小的原木码头,拴着两只独木舟。

  独木舟本该有五只的,这时分,已经有三只顺流而去,唯留下大呼小叫不似人声的尾音余韵。

  鱼虎牛只在苇荡中露出两角两眼,旁边一处泥坡上,三弟的大哥和大哥的三弟小心翼翼的潜伏,从苇叶间看一个狗头人带着两只狗占了三只独木舟人喊狗嘶的顺流而出,直奔下游溪流宽阔处。

  大哥的三弟只是麻木的望着,觉得人生至此毫无意义,没有尽头,没有希望,满脑子的此间不值得,却泥沼深陷,不得其门而出。

  三弟的大哥连头也不用回,便准确感知到了三弟的低落,有笑意却无嬉声,“你只知神灵不死不灭,却不知不死不灭到底是什么,心志不坚,即便与你成神,你是一定神不起来的。”

  “大哥何出此言。”三弟这时连问号都懒得打了。

  “上古中洲某地有一家之言,虽偏颇却隐含至理,说的是霸得蛮耐得住烦。”

  “啥意思?”

  “不清楚,不过从字面上可以理解,大概是人生得意须尽欢,做错挨打要立正的意思吧。”大哥松开拨弄苇叶的手,回过头来。

  “我倒没什么得意认怂之类的想法,只是觉得没意思。”

  “总归会有意思,这话不该这么早说的。三弟你看现在,咱们连个能上章节目录的妖怪都还没遇到,这时候就没意思了,咱们兄弟还如何走下去。再不济,也得收拾了这雨林中藏着命匣碎片的几个妖王,到那个时候,大哥带你进城花差花差。御兽宗的无履城听说过没有?南疆第一城,到时候大哥请你到城里吃香喝辣睡宽榻,好好舒缓这一阵子的辛苦。”

  韩三振奋了些,倒不是为了吃香喝辣,但是毕竟人多了嘴也多,嘴多了话就多,话多了,也许压力便会小些了?

  看三弟意动,大哥赶紧添了一把柴火,“码头西北三里,便是夜鸣大王的老巢,三弟可想好了对策?”

  “还用对策?冲上去,二百妖丛中取蛐蛐儿首级,完了在它心里把命匣碎片掏出来不就成了么?”

  “万万不可,三弟你有所不知,这命匣碎片必须血气温养,却也只需血气温养。这么珍贵的东西,但凡这夜鸣大王有一点脑子,必定会找一处万全所在妥善收藏,这万全所在,可未必就是在它的心里咯。”

  “嗷?大哥你的意思?”

  “当然,在自己兜里是最方便用的,但是说到藏匿,三弟你觉得它会不会有可能把命匣碎片藏到亲近人甚至陌生人的心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斩敌酋首级岂不是打草惊蛇,万一惊得妖众四散,带走了一两片命匣碎片,岂不是因小失大,功亏一蒉乎?”

  “怎是恁个絮烦的章程?!”三弟忍不住从泥坡上站起身,“若真如此,打小怪兽的时候岂不是每次都要一锅端掉?!你就没什么定位功能的术法让咱们可以愉快的打打小怪兽咩?”

  “这个真没有。”大哥违心的说,又觉得这样难度太高可能劝退玩家,赶紧补充一条,“不过,我可以传授你一宗术法,可以在百里方圆内感知命匣碎片的数量……我也只能帮忙你到这里咯。”

  “沃尼玛!”

  在对桌接过韩三话语权的范德彪横了常欢一眼。

  “只能这样,我现在便传你这道术法。”常欢显然已经冷静下来,却坚持挽回在狐狸精那里受到损失的想法,“这宗术法是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

  范……韩三气得一甩袖,秒学了感知命匣数量的术法,朝大哥拱拱手,转头迈开大步,涉水而上码头,向着西北方向独行而去。

  那种能变十二生肖每种一个时辰的法术不能轻用,但是以一个完全陌生的形象混进一个知根知底裤的二百人小团体,这种难度和逻辑性同样是不可想象的。

  首先,接近就是个难题。

  想到这里,韩三不由暗赞自己有先见之明,从背后拽出一只捆扎结实的玉色小狐狸,呱唧一声摔在地上。

  “想活不?!”韩三大声喝问。

  玉色小狐狸:“呜呜,唔。”

  嗯,这必然是想活的意思……韩三满意的点点头,弯下腰扯断狐狸身上的捆索,“想活便好,我给你解开绳子,你却不要想逃。我已在你的脑子里种下三尸脑神术,你若不听话,我只需稍一动念就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哀嚎七天七夜而死。”

  “呜呜,唔。”这还是一头连喉间横骨还没化开的小狐狸,只会呜呜唔的说狐狸话。

  “莫以为我诓骗你,你那个魂力深厚只差半步便化去脑后横骨的二舅又如何?还不是被我一招轰成烟尘,你若不听话,我便让你也步你二舅的身后烟尘。”

  “呜呜,唔。”小狐狸瑟瑟缩缩的叫,听语气已是被彻底吓唬住了的。

  “说说吧,既然你是在你二舅家里,那必然是去串门的,而且不接受任何反驳。辣么,你的家在哪里?离得这么近,不问可知,那是一定在夜鸣大王治下。若是我说对了你就呜呜唔几声,若是我说错了,哼哼……”

  “呜呜,唔。”这就不可能有别的答案嘛。

  “很好。那你跟我说说夜鸣大王的情况,还有你家里的情况,绝不许有半点隐瞒,不然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哀嚎七天七夜而死!”哎我去,连输入法都联想了,这个还真是意外之喜。

  小狐狸:“呜呜,唔。”

  “哦,原来只是个小村子,有几十户人家,男耕女织,老弱居半,那夜鸣大王活得还相当田园吖。”

  韩三听了小狐狸的呜呜唔,已然得知大略情况,“你也挺可怜的,父母双亡,自幼在夜鸣大王门下学艺,亲戚里只剩下一个二舅还不能时常得见,这回更见不着了……也罢,现在我就是你远房二大爷了,家里遭了灾,投奔你这远方侄儿来了。有没有问题?”

  小狐狸:“呜呜,唔。”

  “没问题就好。”范德彪抚掌大笑,“来,叫声二大爷听听。”

  小狐狸:“呜呜,唔。”

  “哈哈哈,叫的好,乖侄儿,咱们这就上路回家!”

  “……老哥,我只听过强买强卖,您这强写我还是第一次耳闻眼见,真是够强。”

  常欢搁笔,一脸仰慕的说。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