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换源:

飞花剑雨录 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险中得胜 (1/2)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两人交战,刀与剑,却也算是今日比武上第一次两把世间利器的对决。

  这血刀门绝学夺命七刀,重攻轻守,以攻代守,倒也是江湖武林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杀人绝技。

  而安子玉所学之剑法,多为快剑,快剑亦是如此,因此两人交战,招式变化间,倒是极快。

  这郭必清可不习惯从交手中找到敌人的破绽,安子玉也是如此。向来练这种攻有余而御不足的武功的人,击败对手的方式多为在进攻中逼迫对手投降。

  这玄铁剑比上郭必清的掌门血刀,倒也不弱下风,三次剑锋贴刀锋,均是势均力敌,徒有火星四溅,双方利刃不伤。

  郭必清暗惊九玄门当真了得,他能辨识出安子玉使的这套剑气八方的剑招以九玄门刚柔并济的内功催动,配以九玄门独步江湖武林的轻功步法,威力比之原有,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安子玉在与郭必清的打斗中,虽是一往无前,但其手中早已出汗。

  这郭必清每每杀招,都能致人死亡,安子玉以为郭必清之前所讲是在迷惑自己,殊不知郭必清自有分寸,这夺命七刀练得娴熟,也能掌控别人的生死。

  两人第四次双锋相抗之时,郭必清突然左手爪出,突使血刀门另一门绝学绝户手,便从下方朝着安子玉的腹部袭来。

  安子玉大惊,伸手相御,却是不妙。一声骨折声,安子玉吃痛地叫了起来,奋力抵开郭必清的血刀,朝身后飞离郭必清六步,方才又转过身来。

  安子玉悄悄地将左手放至身后,脑上的汗珠早已如大豆一般。

  其身后众师兄弟都心疼了起来,唐小小更是失声捂住了嘴巴,这安子玉的左手方才与那郭必清交手,现在手腕部分已是淤青一片,而且有些松垮,乃是骨折景象。

  安子玉知道,现在不能叫痛,叫痛便是认输,输了这局,九玄门就败了。父亲常说,希望将来他做个大英雄,他现在便在做着大英雄的事情。

  郭必清见安子玉仍然举着玄铁剑,便道:“你放心,我方才留了几分力道,你现在回去接骨还来得及,再过一时半会,血通不顺,只怕你那只手便要废掉。

  安子玉咬着牙,忍痛苦笑道:“郭前辈,这输赢未分,我回去接骨,不正好等于认输吗?”

  郭必清皱起眉头:“你这骨气倒是像极了你父亲。”

  安子玉此时本因争分夺秒,哪有时间再跟郭必清废话。他等不及郭必清出手,便大喊了一声‘杀’,朝着郭必清的方向打了过去,这次安子玉只用一只手,郭必清刀法又如此凌厉,安子玉如何能单手抵挡?

  只十二招,若不是安子玉伴着九玄门的八极步法辅助躲避,只怕连郭必清这十二招也接不住。

  第十三招时,郭必清只一招横劈,安子玉便已无招架之力,持剑勉强格挡,之后便连连后退。

  郭必清见胜券在握,毫不犹豫,挥刀便又上前,他只需再像方才那一招那样,安子玉必然毫无还手之力,跌落在地,到时胜负已无需分辨。

  可就在他临近安子玉三步远时,安子玉原本极其疲惫的眼神突然如同异常坚定,将玄铁剑重重地插进了地上。

  郭必清虽然感觉到了异样,但是刀已出手,便也顾不了那么多。

  安子玉突然暴喝一声,束冠撑裂,长发散落披肩,随风而起。

  只见其右手徐徐抬起,手指间流露真气,及至郭必清近身,血刀落下之时,一声响动,安子玉右手一挥,郭必清只感到手心一阵颤动,安子玉早已飞离原地,于半空中却又铩羽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