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换源:

将军家的下堂妾 第六十五章 回程(二) (1/2)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何绵儿回头细细地看着那阿速吉的脸,只见此人身子骨健壮,脸上黑髯大胡须占了多半,却依旧能看出那双狡黠的眸子中透露出的精光。

  仔细再看,那人已是有些绷不住了。何绵儿心中了然,刚刚那话必是诓骗自己的,当下懊恼,决意不再理他。

  “那中原地界有什么好的,人多地少,尔虞我诈。”那阿速吉可汗不屑地说道。

  何绵儿自是不愿与这人争论,却也咽不下这口气,只开口反驳道:“我们中原的好,你这粗人怎么能体察的到。”

  此话一出,只听得那阿速吉的语气缓和了不少,道:“你要是愿意,可以留在这草原上.......”后面的话自是没有再说,何绵儿却是心中猛地如澄镜般透明,此人,是在挽留自己。

  她心知这阿速吉尚未娶亲,大抵这份感情中,多数还是出于对汉人的好奇,以及几分莫名的占有欲在作祟。

  故而也不正面回答,只僵直着身子,看向已然天黑的草原,草原上星光点点,倒有几分别样的美感。

  她低下头,看着马蹄缓缓从草地上走过,淡然道:“我住的京城,也有如此美妙的星空。”她心中不知为何,一时竟是记起了与许云卿在那城北的山腰上看过的星空。

  此话,便是在拒绝了。那阿速吉自是听懂了,当下也不在意,朗声道:“若是哪一日觉得中原不好了,草原欢迎你。”

  说罢,便快马加鞭,送了何绵儿回去,不做过多的纠缠。

  快到那蒙古包前,何绵儿眼看着那陈夫子正立在蒙古包门口是翘首以盼。

  那阿速吉翻身扶她下马,低声在何绵儿耳畔道:“此人身上有个大秘密,他说的话,不可全信。”

  说罢,便纵马离开,正如他来时般迅速,去留无痕。

  何绵儿狐疑地看着迎上来的陈夫子,他脸色上担忧的神情并不像作伪。回忆起一路以来的她与陈夫子生死与共,顿时又觉得那阿速吉此番说法必是为了间隔他们二人。

  退一步说,即便是陈夫子有什么不愿意与自己分享的事情,那定是他心底不愿触及的痛楚。只要这陈夫子不说,她自是不该多问。

  想通了这层,她脸色平静地对陈夫子问道:“朔野可还好?”

  陈夫子点点头,大概是看她衣裳整洁,当下压下心中的那丝不安,道:“已经被苏宁娜哄得睡着了。”

  小儿觉多,何绵儿也不在意,当下两人开始讨论起回京的事宜。此去离京自是有十万八千里之远。

  当日那伙匪徒日夜兼程,也花了十几日的时间才边境。而何绵儿与陈夫子,一个是柔弱女子,一个是文弱书生,再加上一个刚刚牙牙学语的小儿,自是要缓慢得多。

  第二日,当日上三竿时分,小儿朔野醒来时发现,他早已与母亲同夫子一并走在了回程的途中。

  陈夫子驾驶着马车,何绵儿却是因着昨晚兴奋地是一夜未眠,直到天亮时分,才合了会眼。此刻正躲在马车内,酣然入睡。

  何绵儿却是梦到了临行前的那一幕,苏宁娜与巴哈夫妇往车上装着各种准备好的干肉、大馍,以及各种礼物。

  这对善良淳朴的蒙古族夫妇自是将何绵儿与朔野当作了他们的家人,临行时,那苏宁娜哭的是泣不成声,只道,若是那中原地界容不下朔野,便请何绵儿带他回来。

  草原广博,会包容每一个在这片土地上出生的生灵。

  何绵儿含着泪答应了,并且约定日后必定会带着朔野再会此地看望他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