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换源:

相门娇宠小夫人 第十九章 有趣的灵魂 (1/3)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看着不经世事的祁九钺她笑意更深,随手将杯子塞到祁九钺的手中:“尝尝,味道不错。”

  祁九钺看着颜笑熠熠的萧婉言着了迷,喝一口却被呛到,咳嗽两声就听耳边传来她的笑声:“别紧张,慢点儿喝,没人和你抢。”

  甚是丢人,他好歹也是堂堂大周朝的王爷,岂能被一个女人看扁,祁九钺为了挽回颜面,清了清嗓子:“我紧张什么,只不过这酒有些烈,我喝不惯罢了。”

  人小鬼大还有脾气,萧婉言觉的他甚是有趣,便拿着被子在他眼前晃了晃,故作了然道:“原来庆王殿下是喝惯了宫中的佳酿,反倒喝不惯民间的果子酒了。”

  祁九钺这才注意到杯中呈暗紫色的果酒,这回倒好,里子面子丢了丝毫不剩,他抿了抿嘴,倔强道:“我,我的意思是说果子酒酸甜适合女子,不适合我们男子。”

  正说完,门被打开了,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男人被送了进来,他们以扇子遮面,娇羞的看着萧婉言。

  这些男子完全没有大周朝男子的刚毅威猛,倒和大梁男子的柔美颇为相似,她扫了一眼,抬起手指向左边第二的男人:“拿着紫扇子的留下。”

  她看了祁九钺一眼,挑了挑下巴:“要不你也挑一个?”

  祁九钺被唾沫呛一口,他连连摆手:“嫂嫂就别拿我打趣了,这男人我实在玩儿不来。”

  “那就女子,这儿的女子颇为好看肯定也有你喜欢的。”萧婉言想要把人给支开,她吩咐一声:“快,把你们这儿最漂亮的女子带上来一个,给我们爷瞧瞧。”

  祁九钺越发看不透面前的女人,也为他表兄以后的日子担心,他拿起手边的茶壶,倒一杯酒喝下去,有些晕乎乎的,萧婉言立即扶住他:“才喝一杯酒,你就醉了?”

  “我怎么可能醉?”祁九钺摇了摇头,面前的人已经从两个影儿变成了四个影儿,他脚下有些发软,嘴里也说不清楚,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萧婉言将他扶到床上,在他耳边试探的唤两声:“九钺?九钺?”

  见人没有动静,她这才作罢,转身看一眼面前的曲萧然,淡然道:“让他在这里先睡着,我们去别的房间。”

  曲萧然有些出乎意料她能找到这里来,自知会被斥责一顿,也躲不过去只好乖巧的带着萧婉言去别的房间。

  萧婉言在外边十分谨慎,门窗她全都要仔细探查一遍这才肯坐在桌前,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曲萧然一副任凭发落的模样,缓缓道:“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我发现你年岁越长,胆子越大,脑子却依旧停留在几年前。”

  曲萧然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垂着头:“皇女恕罪,奴才这不是担心您的安危,便想着在身边也好有个照应。”

  “要不说你长什么都不长脑子,万一楚怀染发现了,岂不是把我们连锅端了。”萧婉言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既然已经这样了,也没法把你送回大梁,你等待时机,我先想办法让你进入丞相府再说。”

  曲萧然如获大赦,又一拜:“多谢皇女。”

  “行了,起来吧。”

  曲萧然连忙乐呵呵的讨好萧婉言,又是捏肩又是捏腿:“皇女,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啊。”

  萧婉言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你给我的纸条上面飘着浓厚的胭脂味儿,十分刺鼻,依着你的性子怎么会找一个小地方呆着,正巧碰见庆王回来,我小施计谋让他带我来这里,行了,别说废话,时间有限,你赶快与我说说我死后大梁怎么样了?”

  过了这么久大梁肯定发生了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