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换源:

诳言 01 算上一卦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诳言无弹窗 什么是黑社会老大这就是黑社会老大!

  浓眉鹰眼狮鼻宽口一脸横肉。黑色墨镜黑色夹克一根硕大的褐色雪茄横在嘴上。一米八的个子肩宽膀圆走在本来就不宽的街上占了半条街。这半条街还不是左边半条或右边半条而是中间半条左右各留下的四分之一条街则是八名同样打扮的小弟给占据着于是凡他所经过的地方自然生人回避打狗都不出门。

  淡眉细眼扁鼻吹口一脸青白。白框近视镜淡黄色毛衣口中嚼着口香糖一米七还差一二公分的个子身形单薄风吹得大一点顺风能将度加快一倍逆风几乎无法动弹。虽然在身边站了个壮硕的小弟但不仅不能彰显他的威风反而使他看起来更寒碜。就这样的人与黑夹克老大对面走来不仅不回避反而在脸上露出一丝腼腆的笑容。

  两个全是黑社会老大当然老大也有大小之分就从即将倒闭的国营小厂工会主席到国家主席都叫主席但其间的天地之差就算刚会挂着鼻涕扯人家女孩子辫子的小屁孩也能掰出个一二三四来。

  这两个老大谁大谁小在生活中都有可能但在小说中似乎只有一种可能当然是前者不如后者否则还哪来的戏剧性?

  黑夹克老大一见到小白脸老大忙行了个礼然后讨好似地指着四周说:“虎老大就是这里你看怎么样?”

  虎老大扫了一眼四周以几乎不能觉的幅度点了点头:“环境倒是不错不知你黑熊老大的工作是不是做好了!”

  黑熊拍着胸膛保证:“这一点请虎老大放心!在山县这片地方我黑熊的话比县委书记、县长还管用谁敢吱个不字我就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和气生财!和气生财!”虎老大叨了两句说:“既然今后在这里开堂口少不得要搔扰到附近的邻居乡里乡亲的万一闹起来可不大好能安慰的尽量安慰一下想迁走的要补偿到位这一点黑熊老大可别太小气了!”

  黑熊老大一肚子的气要是照虎老大这种说话那他还混什么黑社会?这年头就连政府操作的拆迁工作都野蛮着呢昨儿个在县城东边的商业大厦拆迁中都刚死过人你一黑社会经营的堂口拆迁倒要和和气气这算哪门子的理?

  不过他不敢顶嘴他黑熊老大别的优点没有可很能认清形势。黑熊会在山县虽然能横着走但比起赤口堂这样全国数一数二的黑帮组织他黑熊会就像是一只蚂蚁遇上了大象由不得他不听话。

  这次赤口堂想开一个赌场看中了山县这个周边大城市多本身又够僻静的地方才会跟当地的黑熊会联系由他黑熊主持山县的黑社会工作维护赌场周边环境代价是他黑熊将来在赌场中占百分之三的干股。

  这是个令人眼红的利润黑熊找高人测算过如果整个赌场能够运作起来年获利至少能达十亿百分之三就是三千万的利润这是一个让人做梦都能抖的数字。当然黑熊也想过最好能自己操作一个赌场可惜以他的实力建个赌场方便但到哪儿拉赌客?用什么对付上门砸场的?那位高人给他的测算结果是没有赤口堂这样的帮会做后台他黑熊想经营一个年获利在三百万以上的赌场的可能性是零。

  眼前的这位虎老大虽然年龄不大人也瘦弱但黑熊却知道他是赤口堂中的白虎仅次于青龙的高层人物是个随便打个喷嚏就能让黑熊老大感冒至死的人物!对于他的到来黑熊还真有点惴惴不安。他的话黑熊除了点头称是之外想不出第二种应付办法。

  白虎对黑熊的表现看在眼里讥讽的神情一闪而没轻声细语地说:“有时候暴力并不能解决一切如果黑熊老大能记得这句话我们的合作才能长久!其实这里的事一向由赤狐负责我也只是经过这里时随便来看看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黑熊老大不必紧张!”

  黑熊又是点头说:“是!是!虎老大既然是随便看看这地方也看不出什么鸟来不如到小弟的金辉皇宫去让小弟好好招待你一番!”

  白虎看了看天说:“吃晚饭还早着呢如果黑熊老大没什么事的话让小弟们都回去你我一起四处转转怎么样?”

  这个还有什么问题?一转眼工夫整条空荡荡的大街上就只剩下白虎和黑熊两人在随意地散步。要说没有其他的人那也有点过起码当他们拐过一个弯角时就见对面胡同里支着一个卦摊还竖着一个幡子上写“神卦张”三个大字!在卦摊的后面正坐着一个人在打瞌睡。身材微偻头斑白脸上皱纹沟沟壑壑说他五十也行说他七十也行一身洗得白的青布衣在寒风中缩头缩脑。

  白虎饶有兴趣地看了看“神卦张”三个字说:“写得倒有几分气势不知是哪位大家的手笔不知这个卦摊的水准如何?”

  黑熊陪笑说:“乡下卖卦无非是凭着一张嘴说得天花乱坠骗几块钱过日子还有什么灵不灵的?”

  白虎笑着摇头说:“那可难说我中华文明博大精深处处藏龙卧虎指不定哪里冒出个高人的事也不是没有走!我们算一卦去!”

  既然白虎这么有兴致黑熊又怎么敢扫他的兴两人来到卦摊前敲了敲那张摇摇晃晃的卦桌说:“老头!算卦!”

  神卦张正瞌睡得有味被人这么一打搅不由心头有火刚想作一抬头见是黑熊忙将头一缩恭敬地问:“不知黑熊老大想算什么?”

  黑熊指了指白虎说:“是这位贵官要算卦如果算得让他满意卦金十倍!”

  听到卦金十倍神卦张眼神一亮精神振奋地问:“不知这位客官要算什么事业、婚姻、前程、子息、田地、失物……”

  白虎笑着说:“我都算!”

  这话听着像是来砸场子的哪有都算的不过从白虎笑咪咪的脸色中神卦张没有现对方蓄意挑衅的迹象便转口问:“那么客官喜欢如何算法?梅花卦、京焦易、蓍草占、龟卜、测字还是抽签?”

  “就拆字吧!”白虎见卦桌边上备有笔、墨便在纸上写了一个“也”字。

  神卦张盯着“也”字看了半天才说:“客官确定要测这个字?”

  白虎说:“君子问凶不问吉有什么话只管说来就算错了也不怪你!”

  神卦张清了清嗓子说:“那我就直说了!这个也字来历不凡做为语气助词之乎者也是贯穿所有文辞的从祭天华章、皇帝圣旨到文章大家、平民书信都缺不得这个字!所以就凭着这个字我能断定客官必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在朝为达官贵人在野为一方之雄。”

  白虎笑了笑没有接腔。他是跟着黑熊来的以黑熊一方之霸的身份都对他如此恭敬以神卦张这样的老江湖自然能看得出来。

  神卦张没有再去看白虎的脸色而是直接说了下来:“但可惜的是也字再厉害还是个语气助词行的是辅助之功而非主持之力。所以这位客官虽然位高权重也须辅助别人才能有成。客官在汉就是张良在蜀就是诸葛亮在明就是刘伯温的角色。用现在通俗的话来说客官应该是个大组织的二把手而不是一把手!”

  白虎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说得有理继续!”

  继续下来的话就有点石破天惊了。神卦张说:“既然客官问的是全卦那就恕我妄断了。从也字来看客官今年应该是三十一岁尚未结婚父母兄弟血亲无一尚存十三个月前所预谋之事恐怕难以成功!”

  白虎脸色大变对着神卦张深深施了一礼:“先生如何得出此结论?”

  神卦张拿着一根尺子将也字上下分为两截说:“客官请看只要上下拆开这个也字便是‘卅一’两个字所以老汉断定客官今年三十一岁。”

  接着他又在“也”字边上写了个“人”字说:“还是这个‘也’字加‘人’为‘他’。即使有人也是‘他’人何况现在连人也没有是以老汉断定客官现在定为孤身一人。说到事业远的老汉没那能耐测算就算算近的吧!这‘也’字内含‘十’字又共计三划是以老汉断定客官近期有件大事乃十三个月前开始筹划。这个‘也’字有水为‘池’可跃鱼龙有土为‘地’能藏金银有马为‘驰’前程千里奈何现在无水无土更无马看来此事难成啊!”

  白虎的眉头皱了起来在眉心中央出现一道黑线看得黑熊有点慌。三眼白虎传说中一旦白虎出现这种表情那么他说的话最后是每个字都不要违反否则绝对要比违法犯罪的判决来得快十倍狠千倍:“不知可有补救办法?”

  神卦张仔细的端详了一阵“也”字又看看四周才沉声说:“这要看客官有没有决心了!”

  白虎轻声细语地说:“请先生指点迷津。”

  神卦张指了指周围:“既然客官在此出现向我问卦说明客官所做的事业已此地有关。客观请看这条街并非直线行走而成弧形如弓又叫弓街。这‘也’字加上‘弓’为弛!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在弓街行事的话若客官能以文占得‘弛’字那么就剩下一个‘张’字。弓张则威慑天下万方来朝此事尚有大成的可能。若以武行事占了‘张’字剩下‘弛’字弓弛则力弱力弱则受人欺此事恐怕就要大败!”

  “多谢先生指教!”白虎的眉头略略舒展了一点从钱包中掏出十张百元大钞恭敬地呈送到神卦张面前:“些许卦金还请先生笑纳!”

  神卦张抽了一张说:“我老头的卦金比别人要贵十元一卦每天最多卖十卦!既然客官问得多又出十倍酬金今天卦满!多余的不敢妄取!”说完就收拾卦摊直接走人看得黑熊直想上去饱以老拳。

  望着神卦张的背影白虎若有所思地说:“想不到这山县还真是藏龙卧虎这位前辈的卦可是一绝啊!”

  “老大你不会真信吧!”黑熊瞪大双眼说:“这老头守着卦摊在山县骗吃骗喝十几年也没见有几分本事啊值的老大你称他为前辈?”

  “算卦、跑黑帮都是江湖行业称他一声前辈也不低了自己!”白虎笑了笑:“既然这位前辈已告诫我们不能以武事行!黑熊老大我希望你记住接下来我说的每一个字!”

  看着白虎眉心的黑线又现了出来黑熊把心提到嗓子眼前低头说:“请老大指示!”

  白虎沉声说:“记住!这边开堂的拆迁和安置工作我不允许你黑熊动用武力。这样吧总堂那边拆迁预算加一倍好好说服和安置。如果这个过程中溅一滴血就别怪我白虎不客气!”

  

  伏天氏小说网,最快更新最新章节,无弹窗小说阅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