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换源:

诳言 08 岳阳楼记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诳言无弹窗 董听理不答是也不答否只是扯开话题说:“有人曾在岳阳楼写过一副对联口气很狂上联有几分在理但是下联让我觉得有点过分。”

  张子初哈哈大笑:“吕道人太无聊八百里洞庭飞过来飞过去一个神仙谁在眼;范秀才也多事几十年光阴什么先什么后万家忧乐独关心。哈哈看来董兄对道家也没有太多的好感。”

  他们两人倒是棋逢对手说得起劲。可恼了边上的萧金玲这些文绉绉一抹三拐的对话除了说的人自得其乐在她听来就是一头雾水一把掐住张子初说:“胖子你还会不会讲人话?”

  董听理目中精光一闪轻轻一拂她的手说:“打扰别人的对话可是一件不礼貌的事。”

  萧金玲直觉得一股宏大的气势冲了过来压得她浑身气血翻滚双颊泛红手一振不由自主地松了开来。刚想开口说话不料那股气势上涌顶在她的喉头吱吱唔唔了半晌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就听到耳边有人轻柔地说:“想不到你这个女娃子也修过几天的道不过凭你这点道行想对这位兄弟不利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废了你!”

  萧金铃大惊她修道之事可是一个绝大的秘密想不到被董听理一眼看穿。从董听理的气势来看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可以不打折扣地落实。甚至萧金玲几乎可以断定董听理的年龄绝对不像外表那么稚嫩对于修行有成的人来说变易外貌只是雕虫小技。或许他真的见过范仲淹也说不定。

  萧金玲虽然刁蛮可她不傻。在刚才那一触中就现董听理的气势只是针对她一个人而且收自如来去无痕已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她的那点道行比起董听理来就像一勺水跟面前的八百里洞庭湖相比。

  她识趣地往后一缩不再多话。可看着张子初等人的眼里不由在心中暗暗称奇这个刁蛮女居然脸红了还这么听话莫非她看上董听理了?少女怀春啊!咆哮狮王终于有人能治了!

  看着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萧金铃一下子明白过来不由心头大恼拉着秦香说:“你们聊吧我跟香儿都边上转转去。”秦香被拉走了跟着走的当然就是黄涉竹一转眼这厢五个人就只剩下萧听理和张子初了。

  董听理也乐得他们离开转向张子初说:“我们说了半天还不知你尊姓大名。”

  “张子初弓长张子女的子初始的初。”张子初乐呵呵地说:“没有董兄的名字好听。”

  董听理轻笑着说:“名字无非一个记号又有什么好听不好听的?我们还是接着刚才的话题吧看样子你也不是信奉儒教或道教的人莫非你信奉佛教?”

  张子初摇头说:“我似乎什么都不大信若是入了哪个教估计会把教主大人给气昏!”

  董听理说:“什么都不信也是一种信所谓空本是空不空也空。一朝***是空万古长空更是空。”

  “昏!”张子初笑着说:“看来董兄是信佛的说起话来佛理盈然啊!”

  董听理嫣然一笑看得张子初愣愣了这个男人快能用“绝色”两个字来形容了。笑过后董听理才微叹说:“佛理精深如海我虽心慕也没学到多少哪及得上张兄!”

  张子初哈哈大笑:“我是看过几本佛经可都是当小说看的不求甚解。若说我这样的就算学佛只怕学佛也太简单了。”

  董听理摇头说:“张兄别开玩笑。”

  “不开玩笑!”张子初一脸的正经。

  董听理奇怪地说:“那就怪了我本来见张兄身罩佛光又命宫深锁似乎已了断过去未来想来必是佛门中的高人还想请张兄指点佛理呢。”

  张子初略略一想恍然大悟一定是自己身上的那枚佛戒在做怪。自从戴了佛戒之后倒也觉得身体清静了许多想来就是所谓的身罩佛光吧!不过这东西解释起来太麻烦他便随口胡扯说:“这事说来话长。在小弟出生之时产房内便有白光如莲遍地开放。后来又有一些高僧大德来化缘说什么我是十世童男世世清修的佛子转世非要渡我出家。可我家五代单传怎么可能让我出家老爸一气之下一棍子就将他们给打出门外。据说我小时还经常在体内透出黄白光华直到老爸逼我吃腥喝血之后才渐渐消失。”

  “罪过罪过!”董听理大为惋惜:“想不到张兄居然是十世佛子转世可惜啊若是出娘胎就能进入佛门的话此世必得正果菩萨果甚至佛果都有可能。即便是现在若张兄能静心修炼又何尝不能成就罗汉金身呢?”

  这你也相信?十世童男我还唐三藏呢!张子初心底暗笑表面上去装得一片肃然投其所好地说:“其实入世也同样是一种修炼。我记得禅宗六祖慧能和尚在《坛经》里曾说觉本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求菩提犹如觅兔角。也许这一世入世才是我的机缘所在。”

  “张兄果然高明!”董听理一脸的佩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不知张兄有没有兴趣到寒舍长谈一番?”

  对于这种宗教狂人张子初开始有点头痛了指了指楼上正在三醉亭玩耍的黄涉竹他们说:“我倒是想可是若不理会他们一个人溜掉的话到晚上我的头就会变得两倍大或者说我这条小命根本就到不了晚上就会毁在那个高个子的女孩手中。”

  董听理摇摇头说:“那个小女娃是有几分道行可惜刚入门而已又……”

  “打住!”张子初心想再说下去该要拉我去练功了。本来还挺英俊潇洒的一个人怎么一说到宗教就有点偏执狂的模样我还是先躲为妙:“不如这样吧我还是去陪他们玩。等晚上住下后若没什么事情我再专程去拜访你!”

  “岂敢让张兄拜访你住下后晚上我去接你。”也不理会张子初是否答应董听理便转身衣袂飘飘地离去。

  一个怪人!这是张子初对他的评价。晚上来接我?你又知道晚上我住哪里?他很快就把这件事给抛在脑后追入三醉亭又开始了他的讲解活儿:“三醉亭的这副吕洞宾像有三奇第一奇是他的眼睛你看他的两只眼睛一只盯着手中的酒杯一只却盯着来往的游客。”

  “起码有一只眼睛是斜视!”黄涉竹咕哝了一句。

  “笨!”张子初一记黯然**掌就落在他的背上:“注意!人家是神仙神仙就有这本事!”

  “这倒也是不过是以意转睛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也不需要到神仙境界才能达到!”萧金铃也插了一句不过意思有点怪张子初也就当做自己没听见不予评价:“这第二奇是他的装束吕洞宾是个男的在他的手上却戴了一只女人的手镯还据说是小何姑娘何仙姑送的!”

  “几千岁的小何姑娘送礼也不看对象!”黄涉竹没找到跟秦香单独溜走的机会满肚子的不高兴。

  张子初直接把这句也给忽略了:“第三奇在于他的腿毛!仔细看就可以现他的腿毛根根都是倒竖着的。”

  “无聊!”萧金铃表意见了:“一个大男人的腿毛有什么好看的早知道该画何仙姑多看看美女有益身心!”

  张子初笑着说:“要美女也有小乔的墓应该就在岳阳楼后面不远。”

  四人总算恢复了刚组团时的模样由张子初担任导游游过小乔墓后又在市里转了半圈见暮色已渐渐浓了就找了个地方住下。离火车站不远的一处宾馆没有星级但相当洁净四人在看过之后就满意地要了个两个标间。

  一天游玩下来加上凌晨赶的火车大家都有点累尤甚是黄涉竹和秦香草草吃过晚饭就要回房休息。张子初可不想跟萧金铃有单独相处的机会虽然佛戒上的清凉早将他的疲惫消减一空还是借口累了跟着黄涉竹回房休息去了。

  回到房间里黄涉竹洗过澡后脑袋一沾枕头就睡得香甜无比嘴角还有一点**的笑容不知又在做什么春梦了。张子初连澡都不洗佛戒似乎还能避尘从归元寺回来到现在一直没洗过澡可他的身上比平时洗过澡还要干净舒爽。

  正当他无聊地换着频道时房门轻响了三下。该不会是那个精力过剩的咆哮狮王要拉壮丁逛街吧?张子初急忙脱了衣服围着一张浴巾装出要洗澡睡觉的模样将房门开了一条缝探出头来。

  敲门的人不是他想像的萧金铃的确若换了那位大小姐又岂会只是文雅地敲了三下还一等就是三分钟直到房间里的人开门为止?见张子初探出头来董听理正满脸灿烂的笑容:“张兄你的同伴都睡了。不知你现在可有空到寒舍做客?”

  

  伏天氏小说网,最快更新最新章节,无弹窗小说阅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