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换源:

诳言 18 求索社团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诳言无弹窗 “老大你真的打算搞个社团?”幸好研究生可以拥有单人宿舍否则这种一个小孩飘在床头一个少年盘膝悬坐在桌上一个胖子在床上打哈欠的灵异事件被人看到的话非得闹得沸沸扬扬不可。

  “还能怎么样?”张子初有点郁闷地说:“虽然我把那班家伙最自豪的成就全盘否定但要过他们谈何容易?比数学建模、诗歌散文之类的在一个月内根本没有全国性比赛老大我做弊都没办法越比武术吧要不你们两个代替我出战萧金铃!”

  “好啊!”佛灵伸胳膊伸腿的。

  张智忍不住打击他:“不许使用任何法术只以武术对战你觉得自己的胜面有几成?”

  佛灵一缩脑袋:“这么简单的事就不用找我了说过来说过去其实老大要搞个社团的主意还是满不错的一个月内让这个社团成为全校第一看萧丫头还有什么话说?”

  张智盘算着说:“不知老大要搞个什么样的社团现在全校十七个社团中囊括了文学、武术、会计、金融、棋牌、电脑、球类……等各个方面要重新拉起一批人新建社团谈何容易?如果跟已有社团覆盖范围一致的话学校根本就不会批准新的社团。”

  张子初一本正经地说:“我要搞的社团学校方面铁定会批准!”

  “噢?”连张智都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老大你真的有这种把握?”

  张子初点头说:“那当然老大要搞的社团宗旨可是研究马列主义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新应用这种又正统又与时俱进的社团校方岂有不批准之理?”

  “是!”张智翻了翻白眼他算了半天还是漏算了一把:“校方是很容易批准可老大你能招到人吗?”

  张子初笑着说:“我当然不会是拿着社团宗旨去招人这年头挂羊头卖狗肉的人多了去!所以老大这个社团绝不会叫什么马列主义研究社之类的我决定了取名为求索社!”

  张智说:“倒也有几分内涵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问题是这年头内涵不如营养营养不如淫荡立意高远害死人的!”

  张子初说:“如果我在屈老大的诗前加上个情字呢?”

  “情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佛灵撇了撇嘴说:“还不说直白一点淫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什么求索社搞那么高雅干什么不如改叫花痴社!”

  “档次!注意你自己的档次!”张子初指着佛灵说:“别老搞直指人心那一套人有时候还是得虚伪一点!再说了以辩证法研究泡妞同样是马列主义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新应用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谁规定只能研究政治的?”

  佛灵耸耸肩说:“算你有理!但老大别怪我没提醒用这个噱头想招人也比较难啊!”

  张子初神秘地笑笑:“我知道自己的形象不佳不过我会找形象代言人!”

  “谁!”佛灵拍着胸膛说:“不如让我这个又可能又有气质的佛灵来当这个形象代言人吧!”

  “去!你会泡妞吗?”张子初一句话就让佛灵胎死腹中!然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说:“找形象代言人去!”

  张智和佛灵打死也想不到张子初找的形象代言人居然是朱垂范。在完成社团注册之后他第一个找的就是朱垂范振振有辞地说:“朱老大我知道你有点讨厌我但儒家讲究的存天理灭人欲你不能因为自己的好恶来否定我来找你的合作是不是?”

  “是!”

  “儒家还讲究存亡续绝现在我的求索社满打满算也就一个人随时就有灭绝的可能老大你不会见死不救是不是?”

  “是!”

  “儒家更讲究重义轻利朋友之间谓之义男女之间谓之情以义为剑可断情丝!我跟你说明白了我搞这个求索社就是为了跟萧金铃斗要在一个月内成为全校第一大社团才来找你的!我们好歹也是共患难过一回算是朋友吧!如果我跟萧金铃有什么冲突只要不是伤天害理你该帮我是不是?”

  “是!”

  “好!就这么说定了!老大你出任求索社形象代言人兼副社长负责吸收社员的工作!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不能将求索社变成中原大学第一大社就是失败!我可是跟萧金铃立了赌约的如果我输了今后求索社所有社员见到她大小姐时都要低头问安!老大你不希望今后夫纲不振、阴阳颠倒、凤在龙上重新当年大周王朝或清未垂帘听政的盛况是不是!”

  “是!”汗!你这个胖子什么时候跟萧金铃订下那么屈辱的赌约了?

  在一连串的问答下来朱垂范现自己落入了一个圈套被张子初的三寸不烂之舌给套得死死的!当然他可以反悔或者干脆一袖子将这个讨厌的家伙给丢出门外。只是他的修养他从小学习的儒家礼仪让他忍耐忍耐再忍耐结果就和清政府晚期一样硬是被这个死胖子签了不平等条约。

  “果然不愧是无暇公子朱垂范如此严于利己宽以待人如此风度可垂范千古求索社今后的展就拜托了!”张子初阴笑着恭维了一句就将一个天大的包袱朝朱垂范一丢扭头就走大有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大家气度。

  朱垂范望着张子初一摇三晃的背影也笑了:“不错!我也是该弄个社团出来压压萧金铃了这丫头越来越不象话只怕将小时候学的那些礼仪都忘光了吧!也不知道这些年来萧渐渐和紫丹子是怎么教的居然让她得了个咆哮狮王的绰号让我那循规蹈矩的老爹知道不气出心脏病来才怪!”

  张子初从朱垂范那里出来后放马直奔女生宿舍在楼下传达室报上要找的人名:“萧金铃”然后在旁人同情的目光中等了十分钟就见萧金铃一身蓝装领着几名美女从宿舍中传了出来:“胖子找我有什么事?”

  张子初涎着脸说:“没什么事就不能找你萧大小姐了吗?”

  萧金铃似笑非笑地说:“难道你是来找我练两手的?”

  “要练两手也行!”张子初输人不输阵刚刚应口回答就现四周一片哀乐之声忙改口说:“不过这事先放放。今天找你是来跟你打赌的!”

  “赌什么?怎么个赌法?”萧金铃有一丝好奇。

  张子初说:“我刚组建了一个社团叫求索社。现在全社两个人但我有信心在一个月内成为全校第一大社团。萧大小姐认为我能否达到这个目标呢?”

  很显然这是张子初第一次对萧金铃叫板以呼应辅导员见面会上的矛盾就算明知道他能成功萧金铃也得赌!何况有萧大小姐和她班上十一个社团负责人在要让一个新的社团招不到一个人都有可能。萧金铃笑咪咪地说:“看来胖子的信心很大啊!行只要你那什么求索社能在一个月内成为全校第一大社团在这学期之内没有人敢挑战你当辅导员的威风。”

  张子初摇摇头说:“当辅导员讲究的是以德服人不是以赌服人!在没有让你们心服口服之前我这个辅导员你们认不认都没关系!我要的赌注其实很简单只要你萧大金姐今后见面别胖子胖子的叫换成子初或者子初哥哥就可以了!”

  “若是你输了呢?”看着自信满满的胖子萧金铃暗暗生气。

  张子初说:“若是我输了整个求索社社员包括我胖子在内今后见到萧大小姐无不低头请安绝不敢平起平坐!”

  “好!”萧金铃白玉似的手掌一伸:“击掌为誓?”

  “击掌为誓!”张子初见有揩油的机会哪肯轻易放过?忙伸出胖手往萧金铃的手上一拍还没等他品味出那如玉掌心的细滑就觉得一股大力从掌心涌出打得他一个转圈整个人向斜里的花坛摔了出去。在他体内的佛灵和张智见势不妙忙从相反方向推出一道灵力让他稳定下来。

  萧金铃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胖子身手还不错啊看来有机会真的可以找你练两手!”

  张智迅推算出来:“这丫头出的力量本来正好可以将老大推到花丛之中然后力量消失让老大扑到那棵一米多高的月季上。”

  张子初笑呵呵走到花坛上伸手摘过一朵月季花很绅士风度地递到萧金铃面前说:“萧大小姐想让我借花献佛就直说吧何况要用强力手段?难道你不知道这世上有一句话叫强扭的瓜不甜?只有男士真心地献花才是最甜的。不过这里没有玫瑰只好拿月季冒充了还请萧大小姐笑纳。”

  说完没等萧金铃反应过来一个转身跑得比兔子还快在经过传达室时居然还朝那老大妈吼了一句:“我是会计系研究生张子初私摘花坛中月季罚款两百明天我会主动交到学生处的。”

  老大妈掏掏耳朵:“现在的年轻人敢做敢当真不错。除了模样差了一点其余的地方可比我家那老头子年轻时强多了!”只剩下萧金铃拿着手中的月季一阵迷惘这胖子居然能推算出自己出手的结果看来也是个高手啊真的是真人不露相?她生平第一次对这个痴肥的家伙产生一点神秘感。

  

  伏天氏小说网,最快更新最新章节,无弹窗小说阅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