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换源:

诳言 20 愿赌服输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诳言无弹窗 赞!连张子初都有点吃惊这个貌似惊人的葛明光可以系里出了名的傻子若不是他老爸就是中原大学的副校长这种人连在学校里当门房都不够资格却不料居然将那趟临时赶出来的课记得如此清楚有前途啊!

  萧金铃狠狠地剜了张子初一眼将目光转那些女社员。看看那些一听到泡妞就目露精光的男社员就知道张子初的狗屁教育很成功起码他们已大都将马列主义活学活用到泡妞的大业之中:“李洁泉你来说说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

  萧大小姐也不是没有情报的给求索社男社员上课的是张子初可给女社员上课的却是朱垂范。以朱垂范的人品打死都不会干这么龌龊的事她只好将希望放在女社员身上。

  果然那个胸大没脑的李洁泉没有让她失望:“朱社长给我们讲过做事先得做人。做人先要学会端正自己的心不能欺心不能欺人要堂堂正正实事求是有一说一有十说十不能把一说成十也不能把十说成一……”

  “停!”萧大小姐现在是越来越没有耐性了:“你还是干脆地告诉我你懂不懂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就可以了!”

  “不懂!”李洁泉回答得干净利索没有半点犹豫和拖泥带水让人怀疑她是不是萧大小姐派入求索社的无间道。

  萧大小姐好笑地看着张子初:“这里出了一个冒充的如果我再找出几个呢?求索社的社员数会不会下降两百来人到时候谁是第一大社团就难说了。”求索社女社员共计二百二十八名即使只除掉一百八十名就够不上国术社的三百七十五人了。

  张子初仰天打了个哈哈说:“萧大小姐有一点恐怕弄错了谁说李洁泉不懂马列主义?”

  “她自己说的!”萧大小姐耸耸肩:“我可没有逼着人家这么说。”

  张子初说:“李洁泉是个朴素的马列主义者她不研究马列主义理论却将马列主义扎扎实实地贯彻到行动之中成为一个实践的马列主义者这才是我们求索社的中坚力量。”

  “你就狡辩吧!”萧金铃露出了鄙夷的神情打赌输赢固然重要可若是遇上一个没赌品的人就让人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的不爽。还实践的马列主义者?一身黑色的低胸晚装脸上涂满了乱七八糟的名牌化妆品身上散着阵阵浓香的李洁泉还马列主义者?根本就像是资本主义社会里堕落的交际花也不知她是怎么上得大学?

  张子初笑着说:“我也想认输可是李洁泉同学的表现真的无可挑剔她在承认自己不懂马列主义理论之前是不是说要实事求是?”

  “是!”九百多人都听到了的话谁会否认?

  “实事求是可是**思想的精髓之一。什么是**思想?那是马列主义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马列主义在中国的展李洁泉同学以自己的表现实践了实事求是难道你说她不能成为一位实践的马列主义者?”张子初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说得萧金铃晕:“马列主义在中国出现失误的一个重大表现就是只停留在理论之上教条主义和本本主义盛行为了避免这些错误李洁泉同学干脆以身做则抛开那些绕来绕去的所谓定理以实践来贯彻马列主义。忘了说一声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可是邓小*平理论的精髓。邓小*平理论更是马列主义在当前中国社会的最普遍运用正符合我们求索社的宗旨。”

  听着一连串似是而非的理论从胖子的口中源源不断地涌出萧金铃恨不得一个箭步上到前去一掌打得胖子满地找牙。更可恨地是张子初红口白牙地说完这一切后还很有风度地对着她问:“对于我的解释萧大小姐还满意吗?”

  “满意!”这两个字像是从眼缝中挤出来的就在萧金铃左手小指一勾准备用武力行凶时张子初适时以眼示意瞥了瞥朱垂范低声说:“风度!注意风度!儒家修行者可见不得无法无天毫无淑女模样的女孩子!”

  这话放在别人身上没什么效果可放在萧金铃身上就不同了。虽然她跟朱垂范也算是青梅竹马了也偶有粉色传言但双方各有各的门派各有各的修行经常一闭关就是一年半载。说起来现在她似乎在跟朱垂范谈恋爱但事实上也就凑一起说说话眉来眼去一番连牵手搂腰的程度都不到还朦胧着呢!

  这个时候的女人谁想让对方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自从朱垂范转学到中原大学后萧金铃咆哮狮王的绰号虽然还在但那些断手断脚的传言却早已清理得干干净净了。她滞了一滞溜了一眼朱垂范硬是将快烧到头顶的怒火给压了下来也压低声音说:“好你个胖子居然用这种手段来赢我以后有你好看的!”

  张子初拱拱手说:“姑奶奶胖子也是逼不得已否则我这个辅导员还怎么在你们班混得下去?这样吧今天卖胖子一个面子明天胖子让本社副社长做东请萧大小姐赴宴如何?”

  “你给我记住了!”不知是让张子初张胖子记住今天萧大小姐出糗的事还是要记住让朱垂范请吃饭的事萧金铃含糊地咕哝了一句后转身对着大家宣布:“虽然求索社社员的素质差了一点但毕竟也算是社员一个拥有五百多名社员的社团理所当然已成为本校的第一大社。在这一点上张子初做到了所以在接下来的一个学期内他能在我所在的班级里正常行使辅导员的权力。同时基于我跟他的赌约今后我不会再叫胖子而是称呼他的大名张子初!”

  “不能叫子初哥哥吗?”胖子低声咕哝了一句顿觉背上刷刷地凉。要是目光能杀人的话他早被萧朱这对男女双煞给剁成饺子馅了。

  “完了!”佛灵哀叹说:“人家都快夫妻齐心了老大你没戏唱了!”

  “谁说我没戏唱?好戏刚刚开锣呢!”张子初回答了一句后满脸笑容地对着话筒叫:“为庆祝我们求索社成往全校第一大社团今天我已包下这个礼堂让我们尽情欢乐吧!”

  说着打了个响指这动作若是放在朱垂范身上倒是无比洒脱可放在张胖子身上就有说不出的滑稽。动作滑稽可钱不滑稽早已安排好的服务员在他的示意下飞快地进入场地仅仅十分钟的时间已把整个小礼堂布置得金碧辉煌。烛光流彩间四周是长长的自助餐桌各色果鲜菜肴正源源不断地端上来;靠内的被搭成了酒吧台可是端着酒随意找个坐位聊天也好泡妞也好很是惬意;中央则是一个舞池还夸张地搭送了一名dJ正在鼓动着大家的兴致。

  这哪还是校员社团的聚会分明成了上层社会的豪华晚宴这事要是传出去估计明天求索社就会接到成叠成叠的入社申请。

  张子初迎着众人疑惑的眼光耸耸肩说:“这不关我的事是我兄弟听说求索社将荣膺中原大学第一社团后为我们所准备的。不需要我花一分钱这种送上门来的好事我从来不会拒绝。”

  “原来是竹风俱乐部出来的难怪手脚利索得很!”萧金铃不冷不热地应付了一句。黄涉竹一留在武汉就创立了涉江集团。竹风俱乐部是涉江集团所属的一个会所一般只用来招待高端客户有时也为一些大客户提供酒会服务。由于出色的布置手段和独特的切入点倒让很多武汉上流社会更青睐由竹风俱乐部代为操办高级酒会已渐渐地成为一种奢华和身份的象征。

  张子初宣布了酒会开始后就很失败地被大家撇在了一边见萧金铃这副模样暗笑着说:“要不我明天也让朱副社长在竹风俱乐部请你共进晚宴?”

  见萧金铃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他又加重了一句:“是双人晚宴怎么样?这下该够意思了吧!”

  萧金铃的脸上罕见地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轻咬着嘴唇低声说了句:“谢谢!”

  “哇佳佳我是不是听错了这丫头会对人说谢谢?”直到萧金铃走远了张子初还呆在那里心里不断地狂叫。

  佛灵翻了翻白眼:“这有什么奇怪的不过人家可是为了朱垂范谢谢你别自做多情了!”

  “切!打击我是不是?”张子初毫不在意地说:“我不管她为了谁可这句谢谢是对我说的一个刚刚打击了她的人居然能赢得一声谢谢这说明我在她心中已有了相当的印象!”

  张智叹了口气说:“老大你这叫自恋呢?还是过度自卑引的心理扭曲?”

  张子初说:“错!这是我泡妞计划的第一步不管好坏先留个到此一游再说。接下来我就会让她恨上我……哈哈否定之否定理论还是很有用的?”

  “老大打算干什么坏事?”佛灵有点来劲了。

  “没什么!”张子初笑得极为恶心:“我只会告诉朱副社长明天他要在富皇酒店请客至于谁走错了门跑到竹风俱乐部去关我什么事?哈!”

  

  伏天氏小说网,最快更新最新章节,无弹窗小说阅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