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换源:

诳言 11 遁世高手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诳言无弹窗 “怎么办?”张子初随口说:“小孩子打不过人家当然是要大人出马了!修行界的那些老头子一个二个关起门来打坐难道非要门下弟子死光光才重出江湖吗?”

  张子初这话在心里憋了好久了其实八大门派绝不像现在看上去那样人才缺缺相反每个门派都有一大批老不死的怪物在只是这些怪物闭关的闭关出游的出游才弄得各大门派中真正管事的都是些三流的软脚人物。

  最古怪的现象就是八大门派中的八名掌门在各自的门派里无论威望还是修行的境界都无法排在十名之内。所以在分宝大会之后大家许诺成立的信息互换网络根本没有几只小猫在干活完全名存实亡就连核心小组的三个家伙也在中原大学里天天忙着勾心斗角去讨萧金铃的欢心哪还记得什么上古异兽?这次魔道修行出来闹闹也好至少让各门各派有个警惕!

  虎庆生点头说:“不止是这次加上去年陈若飞之事我估计魔道修行在武汉已拥有了一个秘密据点才能接连出现。这事可不容小看我必须禀报我家老爷子做出决断!”

  沈无禁有点脸红地说:“每次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就要回家找大人传出去有够丢脸的!”语气中带着点叹息但无疑默认了张子初的提议。

  倒是朱垂范有点不爽:“怕什么不过是几个跳梁小丑能掀起多大风浪?”

  张智对朱垂范似乎也很不对路闻言冷笑说:“跳梁小丑都能让朱大公子吃瘪若真来个流氓大亨只怕朱大公子连哭都找不到地方。”

  “你……”朱垂范深吸一口气:“不跟你一般见识被人打哭了就回家找大人你以为你还是三岁小孩。”

  其实张智连三岁都不到他笑笑无所谓的样子。张子初也是心底暗笑:“行了你们就对着具尸体吹着西北风聊天吗?”

  虎庆生看了看张子初和张智现了表兄弟的眉眼还真的很相似带着几分狡诈地笑:“处理尸体我不在行我不吃人很多年了!”说完就走干净利落!

  张子初何尝不是打得这种主意:“我一介凡人跟魔道搀和什么?人家玩的起我玩不起张智还不走?”

  “收到!”张智应了一声身形如风带着张子初消失掉还随手撤到了笼罩在四十一号楼顶的碍眼法。这时只有谁有心向上看看就能现号称中原大学两大美男子的沈无禁和朱垂范正相对苦笑。

  沈无禁同样很没义气地想开溜结果被朱垂范一把抓住:“别走!这尸体怎么办?丢这里烂吗?”

  “有尸无魂!”沈无禁叹了口气打出一道法诀将那女生的尸体给包裹起来纳入了他腰间的那条打着路易·威登牌子外表却粗糙得像水货的储物腰带里去:“我跑一趟中南监察室吧官方对这种事的处理手段比我们要高明熟练得多!”

  转眼间刚才还被碍眼法弄得看似空荡荡的四十一号楼楼顶真的变得空荡荡除了一个人一张椅子之外。好像这人这椅一直就在楼顶上坐椅的人也在看戏。可凭着从张子初到张智从虎庆生到朱垂范愣是没有一个人现她。

  四十一号楼的看门老大妈她坐在一张黄藤椅上慢慢搓动手中的一把带壳花生不见一点壳、一片膜衣随风落地却很快搓出一把奶黄晶莹的花生米一颗一颗地往口中丢边吃又边叹息如风:“又一个年纪轻轻的生命就这样去了可惜啊可惜!可是天道无情生死法则又有谁能改变?我只是个旁观者……唉……一个想入戏太深想上台搅和的观众可不是好观众!”

  在千家街的一处秘室中一名健壮的黑衣大汉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以跟他身形外貌绝不相称的阴森口气自言自语地说:“幸好我的纵鹤擒龙诀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否则差点栽在两个小辈的手里。看来已经有修行者盯上中原大学了事情将会越来越难办不知师伯什么时候才能从总坛回来免得娉婷那小婊子仗着师叔祖的支持越来越横行无忌迟早会闹得不可收场!”

  “果然跟柳娉婷有关!”另一个声音接口说:“随意杀害世俗人现在就已经没法收场了!”

  “谁?他奶奶地还不给我滚出来!”大汉怒问声音却变得粗犷无比像极了那种毫无心计莽汉。

  “他***如果你想装出一副粗鲁模样却暗中算计我那铁定是打错主意了!”说话间空中的一个人影由淡变浓慢慢地凝为实体正是一身酷装的张智:“能操控着一具尸体将修行界几位俊彦玩在股掌之间你小子的心计可不是普通的深!”

  大汉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沉静无比瞬间几变间了无痕迹他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来的是何方高人?”

  “不高!一米六七而已!”有点幽默的话从张智口中吐出却淡淡的让人没有一点想笑的感觉。

  “阁下来这里不是为了说笑话的吧!”大汉一丝也不敢放松。

  张智突然笑了一笑像是冰天雪地里猛地冒出一朵娇艳的雪莲让大汉有种惊艳的感觉可他的动作给大汉的感觉却是惊恐。只见张智双手在胸前慢慢拉开双手之间无数的雷电奔涌跳跃不休随时有脱离他的掌握一泻而出的可能。

  那紫色的雷云、青色的闪电无不召示着其中所蕴含的巨大能量一旦轰出相信不仅是这个密室正怕附近一两千米之内的建筑都要化为一片废墟。最令大汉惊恐莫名的是他在这些雷电之中感受到了天劫的气息。

  天劫对别的修行者来说是劫但对魔道修行来说却是天谴!天劫是一场豪赌若是能赢好处多多但天谴就是一场惩罚不但威力远胜于天劫更因为赢了没奖输了却灰飞烟灭一无所有。魔道修行在开始修炼时就在心中深深地种下对天谴的恐惧感!

  张智的能量来源于天罡地煞劫是天劫中最为强大恐怖的一种一旦他还原出天劫雷火的气息就足以让这名大汉腿酥脚软站立不稳了。

  “忏悔你的所有罪行给你一个重入轮回的机会!”张智面垂霜露凌然如神一字一顿威严无比。

  大汉也有自知之明在天谴气息的压制之下自己十分的魔功顶多能挥三五分根本不可能是眼前这个神秘少年的对手很光棍地跪地伏:“魔道修行梁思功听凭前辈落!”

  在张智的身后闪出佛灵左手前伸外放右手向下轻压十指如花绽放:“唵嘛呢吽”一道金灿灿的佛光在双手间生出飞向梁思功绕身三匝后金光一暴没入他的体内。

  梁思功先是觉得身如刀割遍体痛楚。一痛再痛痛至极点时又有一股舒坦的感觉从心底生出暖洋洋软绵绵如春日里最柔和的轻风又如慈母的心怀让人在舒服间不知不觉泪流满面。就在这一紧一松间体内的魔元已消失得干干净净。

  “你……废了我的魔功?”梁思功神色一凛目光狠毒地望着佛灵。

  佛灵不以为然地说:“既然是魔功废了也好!还有见了我们老大时最后问一答一有一说一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梁思功是聪明人越是聪明人在想明白之后越是输地坦荡他低头长叹一声:“既已如此我还有反抗的余地吗?带我去见那位前辈高人吧!”

  出乎他意料的是如此强大的两位修行者的老大不是哪位前辈高人而是一位胖乎乎圆滚滚一笑就找不到眼睛在哪儿的大学生。也不用他去见人家很知趣地自己跑到秘室里笑咪咪地拉出几张椅子甚至还在一张桌子上放了水果花生和茶水看样子是准备开个茶话会来个促膝长谈了。

  “来来来喝茶!”张子初客气地用暖玉壶、紫石杯给梁思功斟上一杯!

  梁思功战战兢兢地喝了一口只觉得一股清流直下丹田顿时精神一振浑身舒泰知道人家给他喝的可是好东西。越是这样他越心惊向来自诩人粗心细智胜于力的他在张子初面前不由自主地有了屈服的念头:“不知前辈有何指示小人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别弄得那么紧张!”张子初笑呵呵地说:“好好的一个人何苦修什么魔道?还好修的时间不长否则到后来浑身异变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好有出息吗?”

  听着他调侃似的谈心梁思功的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前辈有所不知!如果有得选择谁还会去练什么魔功?谁都知道当神仙好可不见得哪个世人都有做神仙的命啊!我本来也是道上声名赫赫的高手为修行丢下所有事业跟着一名道士修了三十年连最初始的筑基期都达不到。后来我一打听才知道我是水经火脉像水火相冲突是不适合修行的七十二种经脉之一除了魔道修行对经脉没有特殊要求之外修别的功法只怕今生无望。所以才改修魔道。”

  

  伏天氏小说网,最快更新最新章节,无弹窗小说阅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