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换源:

诳言 07三省吾身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诳言无弹窗 不错满好听的名字!张子初看着面前寒光逼人的节了一下情绪将心情恢复到无喜无悲淡泊自若的状态。大自在心法在不经意间运行起来从自我的神识中分离出一个观看自我的心神又从观看自我的心神中分离出一个观看周边身外一切的越心神。冷看自己内心这是自知之境冷看自己内心和**所处的世界这才是大自在心法第二重明知之境。

  在完成心神分裂后他小心地将自己最初的本源心神推向三省镜。当他的心神进入三省镜时就感觉到在三省镜的寒光中生出一股旋涡将整个心神往里吸冷冷的寒光似乎将整个心神照彻通透似乎再无一点自隐的余地。

  心神也陡然生出一股抗拒的心里正如谁都不愿被人**裸地观看任何人的心神对其内心的窥视都有反抗的本能对修行者来说尤其是如此!

  他的心神刚想挣扎就听那浑厚的男声提醒说:“记住!别抗拒否则就无法通过考验了!那婆娘看得厉害我只能提醒你这么多剩下的就看你自己坚持了!”

  张子初闻言之下强行压制了自己的抗拒本能任由那寒光旋涡带着心神来回翻滚。渐渐地在寒光之中他的心神迷失了本来的感觉!

  “我是谁?这是在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只觉得自己的心神在一片空荡荡的房间里来回飘荡什么考验什么三游洞天通通忘了个干净就如同初生的婴儿张开无知的眼睛等待着可靠的大人来告诉他心中所有的疑问。

  “你叫张子初!”果然不负所望一个令人感觉极为可靠甚至愿意死心踏地拜倒在他脚下的声音出现在这片空荡荡的空间里让他顿时有游子回家的温馨感觉。停止了漫无目标的游荡他的心神开始稳定下来:“我是张子初!”

  “对!你是张子初!”那个声音进一步缓解了他的心情!

  张子初喃喃地说:“我是张子初可张子初又是谁?”

  那个声音说:“张子初就是你!还记得吗?你是山县神卦张的养子……”顿时所有关于山县和神卦子的回忆回到了他的心中明白了自己是张子初。他带着一丝稚嫩以十六七岁的口气问:“对!我是张子初来自山县可我为什么到了这里!”

  “因为你还是中原大学的学生!”关于中原大学的所有记忆又应声出现在他的心神之中。

  张子初说:“还有些什么你干脆都告诉我吧!省得这样一件一件提醒太麻烦了!”

  那个声音说:“其实这些都是你自己记忆你肯想就能想得起来不必我一件一件的提示。”

  “真的吗?”张子初不相信似地追问了一句。

  “真的!”那个声音说:“你自诞生以来一直活到现在公元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所以的记忆都在你心中即使你的显意识记不住但你的潜意识那深藏意识最根源的阿赖耶识都会记得!”

  随着它的提醒张子初的记忆一下子恢复到了公元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二日语气中透着高兴:“对啊原来我都记得谢谢你提醒!可是我还是记不得为什么到了这里!”

  那个声音说:“因为你心中有迷惘和慌张你不知道前路在何方所以才到这里来指我指点!”

  听他这么一说张子初倒真有点迷惘和慌张:“奇怪我是很迷惘和慌张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迷惘和慌张!”

  “因为昨天的事!那事对你的刺激太大甚至对你的心神产生了伤害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不过既然你到了我这儿一切都没关系了!告诉我昨天生了什么原原本本一个字都不拉地告诉我然后让我恢复你的心神解决所有的问题!”那个声音充满了慈和与威严仿佛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理!

  “好家伙!难怪闹这么大的阵仗原来是因为刘仲舒的事!”张子初的本源心神虽然沉迷在三省镜中可他的第二元神却清醒着呢!见三省镜问出刘仲舒的事来立马知道这事不妙了!只是浩然宗什么时候跟儒圣教勾搭成奸了?

  甭说这回朱垂范绕这么大一***目的就是为了查清刘仲舒之死的真相!但到目前为止他们到底掌握了多少这很令人怀疑!三游洞天既然是儒圣教暗中的产业自然有着种种设置自己该如何逃出生天?还有萧金铃也很卖力的促成此次三峡之行她在这中间又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不过张子初宁可她完全不知情!

  一缕恶作剧的笑容在张子初第二元神的

  起双手捏动着法诀开始操纵起沉迷的第一元神来经虚脉相平时用个法诀什么的都要佛灵借力但到了这种自己灵魂上的本源东西就不需要什么外力了心动诀出诀出法生用来得心应手极了!

  三省镜中白痴的第一元神露出个傻傻的笑容:“昨天!昨天!昨天有什么事吗?不!我想起来了!好可怕的剑光!”

  这时第一元神的脸色刹那间变得雪白一片惊慌不已。那个声音忙安慰说:“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就算天蹋下来也由我撑着!你怕什么?”

  温和的语调一入耳第一元神慢慢平静下来:“对!有你在!我不怕!我真的不怕!”

  “不!你还是害怕要不你想起昨天的事为什么会这么惊恐!要想真正消除你心里的阴影还得由你把这件事完完全全地说出来才能真正消除它对你带来的恐惧感!”那个声音劝得入耳入心让人不由自主地跟着他走。

  第一元神点头说:“是的!我要消除心里的阴影就要把一切说出来!”

  “这样做就对了别急慢慢地说你是怎么见到那道剑光的!”那个声音淡淡地问。

  第一元神略带回忆的语调说:“那天我回山县探视父亲停在县城外一处道观中的棺材。同行的对了同行的还有张智、招财进宝、梁思功等人。”

  “应该还有两个人!”那个声音提醒说。

  “不是人!是妖!”第一元神话中真真假假:“一只修佛的妖还有一只修魔的妖!那两只也都我我的妖仆。本来那只妖也不是修魔的只不过由于出了点意外妖丹被毁我们为了救它的命无奈之下只好由梁思功传授魔道功法我们帮着它筑基!”

  那个声音沉吟了一下:“后来呢?生了什么?”

  “后来一道剑光来了!那个叫刘仲舒的修行者从天而降见那只妖在修魔想出手宰了它!幸好在他杀妖之前我把话说清楚了才免了那只妖的杀身之祸!”第一元神的回答让人很满意。

  那个声音说:“再后来呢?”

  第一元神说:“再后来!那个修行者似乎对修魔很感兴趣让梁思功把修魔的具体功法传给他!我说不行连梁思功自己都不修魔了日日在归元寺忏悔不再提升魔元怎么还可能教别人修魔?何况那个刘仲舒看样子似乎是儒家修行!儒家平时就最讨厌魔道我们哪敢跟他说什么魔道功法?”

  那个声音惊讶地说:“刘仲舒想要魔道功法?”

  “没错!”第一元神肯定地说:“而且他还说儒家功法都是骗人的!修到最高境界又有什么用?现在没了天封儒家修行永远只能呆在人间界混吃等死!还破口大骂儒圣教的祖师说他们误人子弟当然还有其他一些骂词如全教上下生孩子没屁眼之类的由于太过粗俗我也就权当没听见了!”

  那个声音似乎傻了老半天才吃吃地问:“接着你们是不是生了冲突!”

  “哪会啊!”第一元神说:“你也不想想刘仲舒的修行有多高?我们七个合在一起还不够人家一剑宰的!谁敢跟他冲突啊!我甚至还让梁思功将魔道功法交给他算了!谁知他拿到魔道功法后仍不停地骂着儒圣教祖师还想杀我们灭口!这时天外又一道剑光真正恐怖的是这一道剑光宛如闪电照亮整个天地又挟天地之威汇于一剑让人直想凑到剑尖死了算了!”

  听第一元神说得恐怖那个声音也不禁轻颤一下:“是不是那道剑光杀了刘仲舒?”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第一元神说:“那道剑光一过就见刘仲舒傻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们也不敢动!大约过了十分钟的样子一阵轻风吹过来就听在刘仲舒身上有一声叹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然后就化为一阵飞灰!我们见他的剑、储物玉佩都掉在地上一时起了贪念见四处没人就收了起来!只是在收东西的过程中有一颗绝佳的猫眼石却化流光飞走了!很是可惜!”

  那个声音彻底被他说的内容给惊呆了半晌之后迟疑地说:“想不到你还有贪念!你没能通过内殿考验不能成为三游洞天之主!忘记这里的一切你可以走了!”说话间第一元神面前烟尘顿起寒光旋涡一转由内向外将第一元神给推回了三省镜前张子初的体内。

  

  伏天氏小说网,最快更新最新章节,无弹窗小说阅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