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换源:

诳言 12法眼无碍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诳言无弹窗 是高手别看愿心法师一副很老实受诳的样子可心似的。佛灵是什么来历哪瞒得过他的法眼?身为器妖佛灵再强还得受制于本体的特性尤其是佛戒认主使得佛灵与张子初共生使他永远无法反抗张子初的命令。

  这是佛灵最大的弱点也将来成就大神通的最大障碍。佛宗讲究的是无牵无挂即身即佛哪有佛会受制于某一人某一事或某一物的?后土五色土虽比不上先土无色土那样可以在虚空中造人但想要给修炼有成的佛灵重塑**还是足以胜任的。

  愿心法师对着后天五色土虔诚地一拜五体投地口中持诵着“南无阿弥陀佛”的法号一声接着一声一声未尽一声又起声声相连无缝无隙身心俱忘一念不灭。在他的脑后升起一团佛光佛光之中阿弥陀佛及其两大胁侍:大势至菩萨和观世音菩萨的身形一一显现各自手捏法印对着后天五色土打去。十二道手印十二色光芒将后天五色土揉成了一只小小泥孩儿。

  “老死缘于生生缘于有有缘于取取缘于爱爱缘于受受缘于触触缘于六入六入缘于名色名色缘于识识缘于行行缘于无名。十二因缘已汇五因七果已全佛灵此时不醒更待何时?咄!”后天五色土成形后就开始绕着佛灵转转转转直转得佛灵晕头转向傻傻痴痴地站在那里。直到愿心法师站起身来声声如春雷般绽放在他耳际时才不由自主地开口答了一声:“是!”

  跟他同时开口的还有那泥孩儿当两声“是”同时出声同时收声之时佛灵幻化的身形已碎为点点彩光冲入泥孩儿体内。泥孩儿的身体像充气似的膨胀起来不一会儿就长到了七八岁的样子眼珠一转开口打了个哈欠。

  张子初只觉得自己心中一空似乎少了什么东西等他思考少了什么时却已了无痕迹。与佛灵的天生感应仍在但似乎已没有了那种全盘掌握的感觉剩下的感应多少有点像张智。如果张子初想知道立码能感应到但在他没有这种**时佛灵也好张智也好已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泥孩儿伸了个懒腰“格格”地笑了一会儿才落到愿心法师的面前施礼说:“多谢师父!”这一礼施得诚心诚愿绝无半分油滑!

  愿心法师有点疲惫地摸了摸佛灵的脑袋:“好孩子!能够感受人家对你的好你的修行已成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是做到对人家好而已!这种修行简单吧!”

  “谢师父指点!”佛灵的一双水灵灵大眼扑闪扑闪地回答了一声站到了愿心法师的身边指指张子初说:“师父我还有个问题能不能问!”

  愿心法师慈祥地一笑:“小鬼头!刚说了你的好就打起师父的主意来了说吧是不是想给你老大找点什么好处?”

  佛灵笑着说:“哪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严波姐姐不说其实比我还着急呢!我们跟师父上金寺修炼丢下老大怎么办?他可是得罪过彩院的人万一被人家灭了我和严波姐姐将来就算哭死再上彩院杀个七进七出也后悔莫及啊!”

  “上彩院杀个七进七出?你要是有那本事就算你老大被杀十次也能救活!”愿心法师点着佛灵的鼻子说:“你不就是想给你老大找个靠人让人不敢动他吗?”

  “师父真是太英明了!”佛灵的马屁拍得乒乓直响。

  愿心法师摇头说:“他的因缘不在金寺!这事师父管不了!”

  “师父……”佛灵拉长了声音带着几分撒娇、几分希冀就连严波也静静地跪在一边无声地表明了态度。

  愿心法师拉起严波又拉着佛灵说:“这事师父真的无能为力。不过师父可以向你们保证你们这个老大的后台并不比金寺差就是了!”

  “真的?”佛灵在眼眶中打转的泪珠一收:“我怎么不知道?”

  “只怕连你老大自己也不知道!”愿心法师神秘地笑笑:“师父也不过是看到了一点点但背后迷雾重重就不是师父这种修为能看穿的了!好了大不了师父再向你们保证万一你们的老大有灭顶之灾时师父准许你们以金寺弟子的名义下山帮忙!这总该可以了吧!”

  以金寺弟子名义下山帮张子初这不明摆着跟金寺插手是一样的吗?佛灵和严波相视一笑各自暗暗心先跟师父上山练好了到时候看谁敢动老大一根寒毛?

  张子初也不愿佛灵和严波的好事再节外生枝

  “放心吧!你老大是小强转世死不了的!倒是你后可要听师父的话!”

  “知道了!八婆老大!”严波和佛灵异口同声回答。

  张子初转向愿心法师说:“不知法师还有何指点?”

  “南无阿弥陀佛!”愿心法师合十为礼说:“老衲此次下山是受宗主之命寻找当日东南边城百万信众同声念佛的有缘之人既然已收了严波为徒此事已了便可回山复命去了!不知施主有什么可指点的吗?”

  张子初搔搔头说:“没有了!只是我这两个弟妹有时候有点调皮捣蛋万一在金寺闯下什么祸的话还请法师多多担待!”

  愿心法师回了一句:“自家的孩子自家打!”说着手一挥两团金光罩定严波和佛灵对着张子初再施一礼:“老衲告退!此间事还得施主多费心才是!临行送施主一句万事纷纭身外事真相不假心外求!”

  对于他的赠言张子初倒不在意但“自家的孩子自家打”让他心中大定这岂不是说就算严波和佛灵闯下再大的祸也有净土宗护着?何况自家打自家的孩子心狠时打得屁股青肿那是有的但没哪个人会狠心到打残打死自家孩子!说不定打得过火了回头想想觉得不好意思还给个甜果子补偿补偿呢!

  张子初回了一礼就见三人身化金光划天而去。在他们离去后英洋婷婷站起身来对他说:“看样子好像弟弟身上的麻烦不小又走了两个帮手接下来怎么办?”

  张子初洒脱得一笑:“没听那老和尚说吗万事纷纭身外事而已用得着担心那么多吗?”

  英洋嫣然一笑:“弟弟说得是!不过经此一事后我倒觉得那些空白灵魂的事跟这罗盘教脱不了关系!不知你那好兄弟现在怎么样了!”

  张子初望着这一片废墟冷冷地一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弄丢了我兄弟我找他们教主要!走!先回别墅再说!”

  英洋弹出一道白光立即翻转阴阳瞬间回到别墅客厅。在客厅中海蓝晶和万冷剑已等在那里由招财进宝负责招待张智窝在一处角落的沙里眼中闪动着变幻的光。

  见张子初回来了第一个抱怨的就是万冷剑:“我的张大少爷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啊?在东湖别墅群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我这中南监察室都快忙得脚后跟打着脑勺了!”

  “什么动静?很大吗?”张子初瞪着无辜的双眼反问?

  万冷剑双手合十:“拜托拜托老大!好歹有点修行者的自觉好不好你这么弄法会把中南监察室的催眠师活活累死的!什么动静?东湖佛光、灵气冲天都波及半个武汉了还不叫大动静?”

  张子初一本正经地说:“我只是个凡人从不提这些怪力乱神的事!什么东湖佛光冲天?不就是有人拿激光灯乱晃吗?灵气清新?呵呵你可以表扬表扬环保局了绿化做得好空气自然清新加什么什么全球尼亚拉瓜厄尔尼诺稀里哗拉的气候造成携带大量氧负离子的气团冲击西进进入武汉才会有这种情况!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气象台的对这种情况没有及时播报也要负责?”

  万冷剑还待说什么被海蓝晶眼珠一瞪忙缩了回去:“是是!我这就回去安排!”说完满脸苦笑匆匆告退。

  “看来你们收获不少!”海蓝晶拨弄着手中一枚中国结巧笑倩兮:“既然在东湖搞出那么大的动静看样子罗盘教的背后绝对少不了修行者能说说经过吗?”

  张子初接过一杯热茶不置可否地一口一口抿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只好换成英洋把东湖别墅的事说了一遍。英洋对修行界不大了解见了说了也就没什么特别的表示。可海蓝晶是什么人啊?国安局特勤小组的高层人物自然知道在愿心法师身后的金寺代表了什么含义还有彩院?

  她又惊又疑地盯着张子初老半天才叹了口气说:“你在儒圣宫闹的那一出戏莫非跟彩院有关!”

  “准确地说是彩院浩然宗!”张子初觉得这事没有瞒人的必要!

  海蓝晶神色一凌:“彩院浩然宗给儒圣宫撑腰找你麻烦?那归元寺去要人呢?是不是金寺插手了?你身后又是什么势力?居然比金寺还强天门?紫谷?还是天界的某位神佛?什么时候他们又对人间界感兴趣了?”

  

  伏天氏小说网,最快更新最新章节,无弹窗小说阅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