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换源:

诳言 11老牛重义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诳言无弹窗 牛果然来了!

  张子初在心底暗暗苦笑一声那个万心石猿还真是听话一传声就把金钱青牛给找来了!哼哼湿婆大神的坐骑青牛南迪在印度人的信仰中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主!除了身为湿婆大神的坐骑外古典史诗《罗摩衍那》中有着关于无敌神牛的章节。大意是某国王有一头无敌神牛它无所不能国王希望得到什么东西它都会送来。由此引起另一国王的妒嫉来抢这头神牛并引一场惨烈的战争。史诗中还有一些关于母牛的诗句把杀母牛与弑父、叛逆等重罪等同一律是死罪。《摩婆罗多》中则说杀死母牛或公牛的人罪大恶极。就连圣雄甘地都曾说过:“牛是印度千百万人的母亲。古代的圣贤不论是谁都来自牛。”

  这种在别人看来似乎不可理解的信仰一直深深地植入印度人的心灵之中根深蒂固根本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来的是一头如山岳似的青牛双角上弯能挑日月额前七颗银星排成北斗状眼光如电破云散雾口若血盆齿排铜板。吼声响震山神怕行动威风恶鬼慌。到了近前将身子一晃化为人形头上戴一顶水磨银亮熟铁盔身上贯一副绒穿锦绣黄金甲;足下踏一双卷尖粉底皮靴腰间束一条攒丝三股狮蛮带浑似当年的西方混世大力牛魔王!

  张子初暗笑这两个人还真是看了西游记后商量好了的!万心石猿一副孙悟空的扮像没想到金钱青牛也不甘寂寞拿出这么一副模样来!

  在经过睚眦的杀气磨练后又有大自在心法撑腰金钱青牛带来的威风对张子初而言只如春风拂面淡淡地向金钱青牛点头:“来了?”

  这一声招呼如老友见面让金钱青牛摧的气势无处可用就如同一只铁拳打在棉花团上软软的一无着力点让他一阵气闷哼了哼说:“小子就是你在这里抵毁我青牛南迪说什么皮可做革、肉可食之类的话?”

  张子初略略一怔随即明白过来不用说定是那万心石猿在背后搬弄是非他摇摇头叹了一声气说:“老牛啊老牛你觉得我会说这种话吗?千万别受人蒙蔽被当刀使还觉得自己正确无比!”

  “你说我蠢?”金钱青牛目中金光大盛:“只有蠢货才被人当刀使!”

  靠!这话问得有够蠢的!张子初在心底暗叹一声对付这头蠢牛真不知道自己的撒手锏有没有用!他打起十二分精神毅然决然地摇头:“老牛!你错了!被小人当刀使的是蠢货可如果是被朋友骗了那只能说是你的纯厚!”

  金钱青牛转眼站在了张子初面前低头看着勉强只够到他腰部的张子初说:“你的意思是那猴子骗了我?你根本不知道猴子对我说了些什么怎么可能知道他骗我呢?”

  原来还不是那么蠢得无可药救张子初耐心地说:“怎么会不知道?那只死猴子肯定跟你说我在这里假传大神毗湿奴的旨意败坏罗盘教的声誉这些也就罢了!千不该万不该在提起你老牛时还口出不逊简直就没把你青牛放在眼里不给我一点教训我实在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对不对?”

  金钱青牛听得差点流口水了:“你?你怎么都知道!不可能猴子跟我说话时在千里之外又有结界隔音你不可能会偷听到的!”

  “何必偷听呢?那死猴子奸诈成性我一猜就着!”张子初笑得亲切无比:“老牛我问你你跟猴子斗的话谁比谁强!”

  金钱青牛想了想说:“分不出胜负!如果是硬碰硬肯定是我强但那猴子太机灵了还经常出阴招所以基本上跟我能战个平手!”

  “那猴子跟你的关系怎么样?”张子初笑眯眯地引导着他的思路。

  金钱青牛实话实说:“很好啊!我们两个是患难之交的朋友!”

  张子初冷笑一声:“不见得吧!”

  “为什么不见得?!”金钱青牛瞪大牛眼说;“我说是就是!”

  “好吧!就算你们是很好的朋友!如果我在这里说你和罗盘教坏话时他会不会出手教训我?”张子初单刀直入:“如果换成你有人在败坏你好朋友的名声你会不会出手教训他一顿?”

  金钱青牛瓮声瓮气地说:“那是自然否则还叫什么朋友!”

  张子初脸色诡异地说:“你看吧!如果那猴子当你是朋友如果我在这里败坏你的名声那他为什么不出手教训我非要千里迢迢去告诉你让你来寻仇?或者说那猴子自觉不是我的对手才

  这个强援有这两种可能吗?”

  金钱青牛摇头!这胖子说得也有理既然他在这里说我坏话那猴子也该出手教训他一顿才是!至于说万心石猿是不是张子初的对手这个问题根本想都不用想!

  张子初乘胜追击:“其实我倒是批评了那猴子几句他又不敢对我出手一气之下才找你来当打手一方面教训了我保全了他的颜面另一方面哼哼只怕他会将一顶忘恩负义的帽子戴在你的头上!”

  “忘恩负义?”金钱青牛一愣这帽子太大了却见张子初说得如此有把握似乎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不由迟疑地问:“这话从何说起?”

  张子初冷笑一声:“老牛当初你被后大神封印在玉苍山神禁之中是谁破开玉苍山灵脉封印让你们得脱神禁的?”

  “谁?”金钱青牛对这个答案也很感兴趣:“总不至于是你吧?”

  张子初哈哈大笑:“还真让你说对了!三年多以前正是我在玉苍山解开月照葫芦之谜移动玉苍山灵脉才使得神禁松动让你、万心石猿、龙头金身蛊、食髓妖鸽、食阳鹰、食阴鹰、眼波渺渺虫等七只上古异兽得以脱身你若不信到中原修行界随便找人问问就知道真相!”

  金钱青牛明白在这种随便找人都能知道究竟的事上张子初根本没有必要去骗他!可是真要是如张子初所说的那样自己对他动武的话只怕这顶“忘恩负义”的帽子真的逃不掉了!也只是到了这种时候他才真正开始思考为什么万心石猿会不战而退转为怂恿自己来搅局。

  “你有什么证明吗?”金钱青牛底气不足地问。

  张子初笑着说:“你从玉苍山出来该知道移动玉苍山灵脉的口诀吧!半边月照葫芦葫芦里面一锅粥庵井岭前有刻字过路君子认得无?如果用当地的方言念一遍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这句话一出金钱青牛的双眼睁得贼大半天才说:“你真的没有在这里抵毁过我的名声?”

  张子初左手举到肩上:“以我心为誓我从未抵毁过青牛南迪的名声!南迪身上坐着大神湿婆是毗湿奴大神之下的第一大神其崇高的敬意当献诸青牛南迪之前!在场的所有信众都将明白我所传的教义中神牛仍是最崇高的圣兽!在我要传的教派之中白牛是五大象征物之一我又怎么可能抵毁你的名声。”说着将座下的那只白牛往前一推!

  金钱青牛一瞪眼无穷的威势在他身上出笼罩着假冒的白牛!在他的气势攻击下白牛的外形开始渐渐变化失去了张子初的易容之术四妹不得不显出本来的面目一只浑身洁白长毛隐泛淡金光华的母牦牛看得金钱青牛一阵目眩!

  “这位……这位姑娘不知如何称呼!”当金钱青牛向母牦牛搭讪时张子初暗中出了一口气向张智传了一个信息;“好了!老牛搞定了你从美国临时集合瞄准这里的核弹也没用了!撤吧!”

  “是!”张智又何尝想动用那种凶器一听说老牛搞定将手头控制的几个核弹射系统及黑匣子密码一撤找地方充电去了。

  这边一场新的好戏可就正式开锣了。母牦牛对金钱青牛的搭讪爱理不理:“你谁啊/我凭什么要告

  “不……不……”金钱青牛满头大汗:“不一定是姓名只要有个称呼就行!有个称呼就行!”

  “人家……人家叫思思!”母牦牛眼中秋波横送刚才的彪悍不过是欲擒故纵罢了!谁问现在的人间界除了些没品味的妖怪和懵懂的人类之外到哪儿找金钱青牛这种上古异兽?

  “思思?这名字好!这名字好!”金钱青牛狂点头就是说不出这名字好在哪里。

  这时张子初的一只胖手已搁在了他的肩上;“老牛要不到我的教里玩玩?让思思好好招待你一下!”

  “好!好!好!”说到这里金钱青牛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你的教是什么教?要不跟我罗盘教也不错!”

  张子初一本正经地说:“如今尘世外道邪见流毒四方本座不忍信众惹此孽缘故新创乩谷教以示天地正道!怎么样?这样的远景还有点看头吧!你在罗盘教能享受到的待遇在我这里一样能享受得到!而且我可以保证只要你不危及世俗界你的一切都是自由的比在李和心手中可要开心得多!”

  

  伏天氏小说网,最快更新最新章节,无弹窗小说阅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