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换源:

诳言 20复兴谬论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诳言无弹窗 妈拉巴子!”虎庆生仰天狂吼一声头、双手已转为赤色的火焰从他双肩、头部熊熊燃起散出摄人的气势:“在虎大爷面前玩无间道不知道出来混的都是要还的妈!虎爪劲!”一团金红色的气息从头顶落下凝在双爪之间化为一只巨大的虎爪向松烟叟、绣纱天女攻出。

  “松竹傲骨!御!”松烟叟疾退与竹纱天女背贴着背两人旋转着一团翠绿的仙元力浮现在身周散为烟凝为篆在四周构成防御阵式。虎爪劲面对两大散仙的防御在空中一挫、一压、一挺直接撕开防御法阵直冲阵中央的两人。

  “滴脂凝盾……”松烟叟头顶冒出点点金黄结成盾牌。这是他的本体万年老松上所滴下的松脂经千年锤炼吸纳日月精华、天地灵气所修成的星器三级的松香凝脂盾悍然无惧地正面对撼虎爪劲!

  “轰隆”一声虎爪劲与松香凝脂盾相撞硬是将松香凝脂盾撞开一道裂缝而自身而散为几道劲弱剑气道道破空有声。

  “摇竹卸劲……”竹纱天女从口中吐出一枝小小的如翠玉般竹枝对着当面袭来的剑气一招一晃。当剑气消减尽时才现原来这虎爪劲中居然带有几枚小小的如牙签似的飞剑难怪光这一招就击破了松烟叟的松香凝脂盾。

  能在仓促间结合法诀与法宝。施展出这么强大的攻击这还是人间地修行妖怪吗?松烟叟和竹纱天女原本不过是忌惮张子初和贾不假而已。没想到正主儿那边轻易得手。倒是冒出个虎庆生这么难对付。

  “师叔!”就连清修多年的虚声大师眼中都闪过一丝怒意张子初在他心目中无疑于天界菩萨眼睁睁地看着他受袭虚声大师恨不得以身相替。转向松烟叟和绣纱天女时他双掌一立。佛光大盛只待出招时却听到张子初嘶声说:“大事为重!”

  大事?!虚声大师顺着张子初地目光落在血祭凝魂柱上。即使师叔不能破开血祭凝魂柱凭借十八颗无业菩提子相助也许用如意佛境能渡一批其中的亡魂如果自己轻举妄动少一个佛门修为高深的弟子就少一份渡的把握。虚声大师沉声应了一个字“是!”一滴泪水已从眼角滑落手中已然结出的手印一收。退到血祭凝魂柱前。

  虚声大师可以退可贾不假不能退!人家张子初这么看重他。生死相托却不两个内奸给搅了局。论气恼他贾不假才是最郁闷的一个。不过他不像虎庆生那么冲动而是阴阴一笑:“松烟叟、竹纱天女刚才你们在我地防御法阵中冲入中心。偷袭了张兄弟看样子似乎对阵法有几分造诣那就试试我的万魂噬心阵吧!”

  说话间千百道灰色的光箭以他为中心向四方射出。松烟叟和竹纱天女只觉得四周一暗已隔离天日不知身处何方。

  “小心!静心凝气以不变应万变!”松烟叟也是阵法好手乍一陷入这个从未听说过的阵法忙提醒了竹纱天女一句。

  以不变应万变。这是应对自己不熟悉阵法的不二法诀!可惜在这里行不通。别看贾不假布的似乎只是一个法阵。可法阵中还有无数凶魂吼叫着向松烟叟和竹纱天女动一**攻击逼得他们越陷越深。

  这两人心知不妙却已无法脱身松烟叟不禁狂吼一声:“这是什么阵法居然能驭使这么多上古凶兽残魂?”

  贾不假冷笑说:“此阵名为负心阵!很不巧这些上古凶兽残魂也是我当无间道混入罗盘教当供奉时收集的拿来给你们用用也正用得其所!”

  见他句句不离背叛之事松烟叟和竹纱天女脸上再次浮现出惭愧的神情但很快又被另一个坚定的神色所取代回声说:“我知道今天这事做得不地道可有些事虽不想做却不能不做!”

  “吼!”他的回答立即被阵中那些上古凶兽地残魂狂吼所吞没层出不穷的凶魂上下飞舞种种攻击一道比一道凌厉!

  一边是阵法加持一边受阵法所困此消彼长之下加上松烟叟最得意地法宝已毁两人在坚持了一刻钟后终于挺不住了。

  耳旁传来张子初越来越虚弱的喘息甚至于连他的神识也渐渐散了开来时松烟叟和竹纱天女对视一眼长叹一声法诀法宝一收摆出了任人宰割的模样:“也罢!张兄弟原本对我两人有恩我两人却只能恩将仇报今天就以这两条贱命偿还吧!”

  “想死没有那么容易我要将你们两人炼成阵中残

  贾不假目光寒光爆长一串手印法诀从身前升起正阵最厉害的炼魂式。

  “且……且慢!”张子初的神识现在已近乎崩溃只能断断续续地出一个信号。贾不假手势一顿:“张兄弟你还有什么话说!”

  张子初断断续续地说:“我……我知道……我识海已溃……身神俱毁……将烟消云散永无……生之日但松……松烟叟我……我想死个明白……到底是……是什么东西让……让你们不惜……违背自己地心愿……向……向我出手?”

  松烟叟一声惨笑:“也罢让你死个明白也让你知道我松烟叟虽是小人却也是有原则的小人!”

  “我呸!”虎庆生重重唾了一口表示严重的不屑!

  “说……”张子初的神识已虚弱到让人不忍心插嘴打扰的地步。

  松烟叟说:“我松烟叟虽只是一棵无情无知的万年古松幸得主人点化修成*人形也就拥有了一颗人心!当年随主人行游天下时以救济天下为己命以兴盛炎黄华夏为己任。自从主人受天封飞升天庭神界后留下我跟竹纱天女在三游洞天一闭关就是千年。又幸得张兄弟点化明白主人当年用意才放下心事复又游历天下准备飞升。谁知……”

  “谁知这一下山才现如今的炎黄子孙华夏民族已赢弱至此!什么美利坚、法兰西之类的蛮夷之国都跟对我泱泱华夏天朝大国找手划脚就连昔日最让人不屑的倭人也敢派军舰在我东海门口游安南等国更是占据了南沙群岛中不少灵气凝聚之地死活不离开就连伏贴如狗的高丽棒子都敢意淫我堂堂中华令人不由地气愤万分……”竹纱天女接过话头说得慷慨激昂之至。

  虎庆生忍不住说:“这国际大势与你们偷袭张兄弟有个鸟地关系!”

  “关系大了!”松烟叟胡子一抛说:“这还是经过几十年重兴的结果我查查历史更是气炸了肺!”

  这话不用解释谁都明白近几百年来华夏地屈辱!大家脸上都呈现出一片黯然之色!松烟叟的话题一转:“于是我和竹纱天女就开始思考为什么中华民族会衰落至此?是什么让昔日的天朝上国变成东亚病夫?”

  “是什么?”就连贾不假也被他的话题引出了好奇心!”

  “地龙!”松烟叟斩钉截铁地说:“自从当年断龙之战后中华大地地龙被斩再没有能一统天下万方来朝的英明君主出现过!既然后来的几个皇帝不是仰仗着一点将消未消的地龙之气做个碌碌无为的荒唐君主就是受已死的地龙怨戾之气影响凶狠残暴又短视无比!再到最后当地龙之气完全消散时连皇帝都没了!华夏民族龙之传人连地龙之气所钟的皇帝都没了又何以独领风骚统率万方?”

  这就是你的思考?听说凡人一思考上帝就笑没想到松烟叟的思考偏激至此却让在场的几个人都笑不出来!

  绣纱天女一改平日的烟视媚行严肃地说:“在我们看来中华民族想要重现昔日荣光就必须重凝地龙出一位旷古烁金的大帝才能真正脚踏英法美德口唾日韩印越!对于借地震之灾屠杀**万人结成血祭珠重凝地龙之举我和松烟叟原是不同意的。但我们既不能阻止此事而且事情已到了这一步我们就只好坚持下去!成大事不拘小节如果任由张兄弟破坏血祭凝魂柱不但无数仁人志心的一片苦心白费就连这几万人也白死了!”

  松烟叟沉稳地说:“当地龙重凝中华民族再次站在世界之巅时我们会牢记这些为了明日辉煌而献身的人。每一位牺牲者的名字都将刻在高高树立在废墟中的丰碑之上受万世景仰!”

  狗屁!狗屁!真真狗屁!这是什么荒唐的逻辑贾不假、虎庆生和虚声大师等人听得目瞪口呆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好!唯有张子初的最后一缕神识仍不肯轻易散去挣扎着问:“既然……既然你们原来是……不同意的可见……主……主持重凝地龙的另有高……人!我很好奇……到底……到底是谁能说动你们两人加……加入他们的秘密……组织。”

  “主人所命!”松烟叟和竹纱天女异口同声说。

  奇了!他们的主人不是飞升天界去了吗?还命什么命?莫非这事就连天界也有份?大家只觉得心里一紧!

  

  伏天氏小说网,最快更新最新章节,无弹窗小说阅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