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换源:

诳言 17诱人上钩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诳言无弹窗 居于圭琅别府的记名弟子张子初在进入万蛇窟后然返回!这个惊天消息在第二天天亮时已传遍了整个圭琅别府。虽然琅别府府主孤山及时下令不准将这个消息外传但在第三天下午时整个星灿宗上下没几个人不知道了!

  张子初是谁?一个身怀混沌天脉的天生修行者但因为在加入星灿宗时得罪了长老林森森才被算计成了记名弟子!这件事在上一个年度同样名列星灿宗十大新闻之一!如今他的平安归来更可以被评为近百年来星灿宗十大新闻之!

  第二天孤月食言了!她没来连消息也没传来一个让张子初空等了一天!不仅是她连炼丹的秦梦花、吃地瓜野菜饼的常有理按理说都不是那种坐得住的主却硬是一个也没来让张子初觉得奇怪之余也乐得清静!毕竟靖波虽然给他设计了很多场景的预案但在没有练熟之前他还是很头疼该如何向别人讲解自己在万蛇窟的遭遇。

  一天、两天、三天很平静很悠闲的一天天就这样过去了让张子初觉得靖波的一揽子的预案安排根本就是杞人忧天时人家冷笑一声:“暴风雨之前总是异常地寂静你不觉得现在有点太过于安静了吗?”

  想想也是!放在以前药王村里就算有个人从天药城回来大伙儿都会围过去问东问西!如今张子初从万蛇窟回来这种能诱每个人致命好奇心的事居然没有一个人来打听!连张子初这么笨的人都觉得是有点异常!

  这种异常一直持续了五天第六天一大早就有人候在张子初院子的门口了见张子初打开院门忙说:“张师弟府主有请!”

  “来了!”靖波在张子初的脑海里笑了一声说:“呆会儿不管见了谁你都是那套说辞!对于别的说法。你想说就随便说不想说的就装傻然后照我的话去说!”

  “知道了!”张子初平时最烦的就是回答一些让人伤脑筋的问题既然有人主动把事情揽到他头上去何乐而不为?

  跟在那名入室弟子地后面左拐右拐出门进门了好几道才到了琅别府的中央大殿。平时很少有人来的大殿中。此刻人进人出热闹异常!大殿正中是一副圭琅别府第一任府主孤天地的画像!画像前则是一张长长的供桌桌上放着一只香炉正点着三支清香两边是鲛油蜡烛光华照人。在香烛后面是五色灵果。

  供桌的左右放着各放着一张太师椅。左边坐在圭琅别府的现任府主孤山右边坐在星灿宗宗主。也就是鼎绚仙府一系的府主柳知秋。在两人的下分别坐在各系地府主或长老。每一位大佬身后还多少侍立着一两名得意弟子。整个大殿粗粗算了一下。居然来了五十多号人算是一次盛会了!

  “你在殿外候着!”领路的入室弟子傲气十足地吩咐了一句然后整理了一下衣裳入殿。行礼朗声说:“启禀师祖张子初带动!”

  “让他进来吧!”孤山吩咐了一句语气很是平淡!

  入室弟子恭敬的应了一声。出了殿门交代张子初说:“府主让你进去!在座的可都是各系的前辈你千万不能失礼!”

  “谢谢师兄指点!”张子初谢了一声进了大殿向吴知秋和孤山深深一鞠躬然后向两边的府主长老们行了个罗圈揖说:“张子初见过各位师伯祖、师叔祖、师伯和师叔们!”

  林森森一见到这傻小子心里就有气冷哼一声:“后辈小子也太狂妄了见了我等还不下跪?”

  张子初一傻在靖波的提醒之下才喃喃地回答说:“星灿宗门规弟子只对本系师长下跪见到其余各系师长只要执礼恭敬即可!”

  早在听说张子初当初被林森森利用门规给算计了一事后靖波就对星灿宗地门规进行了全盘研究!在门规中的确有这一条!不过通常都是入室弟子才记得这件事对记名弟子来说为了能拜入各系门下见哪一系地师长都习惯性行跪礼唯恐一个不慎得罪了这些师长们没想到张子初还能真把这条门规给拿出来了!

  记名弟子按星灿宗的规定是不属于任何一系地平时在各系门下也只是寄居而已!既然不属于任何一系那么在座的任何长辈都不是本系师长自然不需要行跪礼!

  张子初回答得老实却让林森森一阵气闷!若不是今天大殿里坐着各系的府主和长老他早出手劈了这个敢当面顶

  混小子!

  孤山见林森森有点下不了台忙岔开话题说:“你就张子初?”

  “回府主地话弟子正是!”张子初恭敬地回答说。

  孤山转向柳知秋说:“宗主张子初在回来后我也是第一次召见不如接下来由宗主亲自问话如何?”

  柳知秋知道这是孤山给他面子脸上有光地点了点头转向张子初说:“张子初我问你一年之前你突然失踪可是去了万蛇窟?”

  张子初点头说:“弟子是去了万蛇窟不过当时弟子不知道那地方就是万蛇窟!”

  “那你是为什么去那里?”柳知秋觉得有点好奇。

  “蛇珠!”张子初老老实实地说:“童至劳童师兄说那里有很多蛇弟子想试着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几颗蛇珠!”

  孤山微微皱了皱眉感觉到现在这个问题上问下去可能会节外生枝插嘴向柳知秋解释说:“这孩子来自天药城家里世代采药估计听到蛇珠这味绝世灵药是见猎心喜了!”

  柳知秋也是个聪明人何尝不明白孤山插话的意思?刚才既然孤山已给他面子了他也得还这个人情自然不会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换了个话题说:“那你进了万蛇窟后遇到了什么情况?”

  张子初摇头说:“弟子不知!”

  “不知?”林森森跳了起来:“你在四大绝地之一的万蛇窟里呆了整整一年居然说不知道遇到什么情况!”

  这一追问正撞在靖波的预案之上!张子初不假思索地说:“我没有进万蛇窟!”

  这句话一出来连柳知秋和孤山都傻了:“可是……孤月不是说你从万蛇窟里出来地吗?”

  张子初老老实实地背书:“当时弟子上了万蛇窟的蛇山之顶还站在那个凹洞的边上时从凹洞里升起一股腥臭的气味。弟子被那气味一熏就晕了过去掉下了凹洞!等到弟子醒来时现自己在一个奇怪的石室中。石室里还有一个戒指和一盏灯这时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让弟子先戴上戒指然后往灯里滴三滴鲜血就可以去拿那盏灯了!弟子就照着那个声音吩咐去做结果手一碰到那盏灯时只觉得一股热流从灯里传入弟子的体内自行按照一定的路线运转最后在识海里凝成金丹然后又丹碎婴生!在元婴生成长大后弟子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已经处身在万蛇窟的石山之下正遇上了孤月!”

  这么离奇的话配合他淳朴的表情反而让人越地相信!柳知秋捋须沉思说:“也就是说你在万蛇窟中的一个石室里呆了一年?”

  张子初摇了摇头:“弟子根本不知道已过了一年在弟子的感觉里好像只是一两天而已!”

  “鬼话!”林森森翻着白眼说:“一两天就筑基结丹丹碎婴生你以为你是仙人转世不成?”

  “林长老别急本座倒想到了一个可能。”柳知秋和气地接过话问:“张子初那盏灯可还在你手里?能给本座瞧瞧吗?”

  “在的!”张子初一抹右手的储物指环将云焰流岚灯给拿了出来!仙器一出仙灵之力立即溢满了整个大殿。在座的也都是些见多识广的前辈包括柳知秋在内有五人脱口而出:“云焰流岚灯?!清谧居的镇府仙器!”

  柳知秋和孤山对视了一眼眼神中尽是讶然半晌之后柳知秋才说:“张子初你不是还得了一个戒指是什么东西?”

  “是个储物指环!”张子初扬了扬右手亮出那个黑檀木色泽的指环。

  柳知秋点了点头说:“果然是当年清风老人的玄檀戒能让我们大家看看里面有些什么东西吗?”

  “有什么不可?”张子初神识透出玄檀戒中将里面的东西一件接着一件拿了出来!飞剑、战甲、灵丹、法宝、符咒、炼器材料、玉瞳简……各种各样的东西摆了一地仔细看来里面已经没有多少好东西。

  特别是跟云焰流岚灯比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就差远了!但他每拿出一件东西在座的各位府主长老们脸上还是多一份郑重特别是当代表修炼功法的玉瞳简出现时柳知秋再也坐不住了虚空一抓拿过一只玉瞳简神识往里一探即收。接着微叹一声以手抱拳对着虚空一礼:“星灿宗祖师保佑清谧居一系自失传两千多年后再一次回归星灿宗!”

  

  伏天氏小说网,最快更新最新章节,无弹窗小说阅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