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换源:

诳言 15 幕后苦心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诳言无弹窗 “谅你也不敢!”威昊妖帝粗声粗气地说。

  威恒妖帝狠狠地瞪了威昊妖帝一眼他费尽心思弄出来的优势让威昊妖帝这一句话起码折损了四成连忙笑着说:“初弟何必说这种伤感情的话?你的东西老哥哥还信不过吗?何况这癸水精珠中的癸水之气可能模仿但那股龙气却是绝对无法模仿的。”

  “这就好!”张子初又将癸水精珠给含上了:“我想将这颗癸水精珠让给三位老大不知三位老大肯出什么样的价格?”

  “我们什么价格也不会出。”威恒妖帝说得云淡风清好象对癸水精珠真的不在意似的。

  张子初比了比拇指说:“老大你行!连准备抢劫的话都说得那么利索。”

  “谁说我们要抢劫了?那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事岂是我等妖帝所能干得出来的?”威恒妖帝对张子初的反应似乎很满意。这就跟下棋一样说是下棋其实都在下人;说是在算棋其实都是在算人只要能算到对方的一举一动自己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他只说自己不出价却不提自己的行动就是想看看张子初的推测能力现在看来自己似乎有点高估了对手。

  张子初的脸上似笑非笑:“那老大准备怎么个法子?真的不要癸水精珠了?如果真是那样刚才就犯不着用天晶花街的迎宾仪式将我接到这九江龙宫来吧!”

  “癸水精珠是要的可惜太少了!”威恒妖帝指了指自己三人:“别忘了我们这里可是三个。一颗癸水精珠给谁是好?难不成还得先来个自相残杀不成?”

  张子初恍然大悟:“原来老大以为我这番来是要玩什么二桃杀三士的把戏!那未免太瞧不起自己了吧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三位老大既然能在这长江之中兴起无边风浪又能进为龙宫之主又岂是区区蝇头小利能动摇的?”

  “说的是!”这话连威昊妖帝都点头称是又换了威恒妖帝的一个白眼吓得他一缩头捂着嘴巴再也不敢搭话了。

  威恒妖帝说:“既然你知道二桃杀三士想来鲁男子的故事也不陌生吧。”

  张子初点了点头心中暗叫天哪这老妖怪还是个文史通!鲁男子的故事他当然知道。传说在春秋时间鲁国有个年轻貌美的寡妇她家的房子因为长期的下雨被淋蹋了不得不到旁边一个男子家里暂避。那男子却死活不开门寡妇就问:“大家都是邻居为什么不开门让我进去避避雨?”

  那男子说:“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只怕会惹下无穷后患我不敢!”

  “切!”美貌寡妇说:“你看看人家柳下惠连美女坐怀都不乱何况我们只是同处一室而已。你为什么不学学人家?”

  那男子说:“正因为我想学柳下惠又没有柳下惠坐怀不乱的修养就只好眼不见心不烦这正是我学柳下惠的方式。如果让你进了房那柳下惠就学不成了。”

  威恒妖帝在这里提到鲁男子无非是说明与其拿一颗癸水精珠让他们兄弟生出仇隙最后闹得大家不愉快还不如干脆连这颗癸水精珠也不要反而让外人无隙可击。

  见张子初一副无言的样子威恒妖帝进一步加强打击力度:“我请你到龙宫来根本不是为了这颗癸水精珠而是想知道刚才到底是谁居然能引动天象之力以上古奇阵破了我们的狂龙兴洪阵。”

  张子初无力地靠在水晶龙椅之上抚摸着座下海蚕丝所织的软垫说:“所谓天象本来就是天意的表达。民心齐上感天如此而已。”

  “少跟我来这一套……”威恒妖帝的气势更盛已经有点咄咄逼人了。可他口中凌然的话才说到一半就傻了。张子初从口中掏出一颗癸水精珠接着又是一颗。在把这两颗癸水精珠塞回到口中后左手一翻又拿出一颗癸水精珠再塞入口中。

  三颗癸水精珠绝对不会看错!就像刚才他自己说的那样就算癸水之精能模仿那股龙气又怎么模仿?何况每股龙气间虽同源又带着些许差异就说明了那是三颗癸水精珠。

  三颗癸水精珠足以让三位妖帝飞升天界成就蛟龙真身!威恒妖帝的目光一下子变得炽热无比。

  “现在三颗癸水精珠都在我口中若是我不小心吞下去该怎么办呢?”张子初呜呜地说着。三颗癸水精珠要是被他给吃了能让他在瞬间化为成熟之龙有跟三名妖帝一战之力。这个结果自然是一拍两散谁也不愿意看到。

  话语权永远掌握在有实力一方张子初的底牌一亮出场上的气氛就易位了威恒妖帝的脸上甚至连讨好的媚笑都在瞬间准备妥当了。

  “这个……算我老哥哥刚才什么都没说不知小兄弟要怎么样才能出让这三颗癸水精珠?”威恒妖帝知道不用再兜***了人家已经亮了底牌和诚意你还推三阻四的起码在风度上就落了下乘。

  张子初竖起三个指头说:“三件事换三颗癸水精珠!但不是一件事换一颗明白吗?”

  “明白!”威恒妖帝爽快的点头说:“也就是三件事中任何一件没有完成就连一颗癸水精珠也没有说说是哪三件事吧。”

  张子初说:“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动狂龙兴洪阵危及长江两岸百万生灵难道不怕天谴吗?当然这不是条件我只是想知道来龙去脉后好提条件。”

  威恒妖帝沉叹一声:“你只知道长江两岸百万生灵别忘了这长江之中的水族同样也是百万生灵!人类在长江之上筑堤截水断了多少水族的回家之路?这也就罢了可恨的是还不断地侵占我水族地盘。这几十年来长江水系的通江湖泊减少了1万多平方公里而流入长江的泥沙却不断增加还有生活污水、工业污水更是每年都至少毒害我水族过百万这笔账又该怎么算?”

  张子初无语!这是事实人类对长江的污染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点两点他在南京江底在九江江底所见的种种都在告诉他威恒妖帝说的每个字都真实无比有时候事实永远胜于雄辩。

  威恒妖帝继续说:“你也知道我们蛟族除了拿到龙珠外是没有出头之日的所以我们一直以来除了四处寻找龙族废弃的龙宫之外连只蚂蚁也不敢捏死。就算这样在经过两次天劫后我们都知道第三次天劫无法抵抗幸好我们找到了这九江龙宫凭着龙宫禁制可以暂时躲避天劫。”

  张子初忍不住插嘴说:“你们找龙宫就为了躲避天劫?”

  威圣妖帝说:“不错难道龙族还能把自己性命交修的龙珠留在龙宫不成?”

  威恒妖帝说:“要说还有其他的想法就是想找到龙族的封妖台给我们兄弟几个讨个天封虽然永不飞升但至少能免了天劫之危。”

  张子初理解地点点头说:“继续我想知道你们在这九江龙宫里怎么突然改了性子动狂洪难道就因为长江污染?”

  威恒妖帝苦笑着:“龙宫似在水底其实是在另一位面之上就算整条长江废了也污染不到龙宫。可这九江龙宫有一座特殊的建筑叫纳谏台能收纳整个长江水族的控诉。这几十年来水族的控诉积累其上又得不到渲泄已有凝结成灵的迹象。这种怨灵要是成形进而接管九江龙宫的话只怕长江两岸的生灵就不是糟洪水那么简单了。甚至那在毁人毁己诅咒下生成的怨灵连水族也不放过。”

  “这么说来三位老大倒是在干好事?”张子初有点惊异了。

  威恒妖帝说:“不敢说干好事但起码这么一闹能让长江水族的怨气消除一些。没有足够的怨恨就不会有怨灵出世也算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张子初脸色怪怪的:“那么说来刚才那些个自以为是替天行道的修行者倒是好心办坏事了?”

  “这就不是我们该管的了!”威恒妖帝脸上恢复了原本的奸诈:“你不是送了三颗癸水精珠过来吗?只要我们飞升天界之后哪管人间界是否洪水滔天?”

  “老大你们不会这么不负责任吧!”张子初原本还有几分得意的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

  “天意!天意难违啊!”三名妖帝全笑了连打手型的威昊妖帝都笑得有几分奸诈:“既然老天让你拿着三颗癸水精珠到九江龙宫来无疑是一来奖励我们兄弟三人为百万生灵做出的努力给我们飞升天界的机会二来就是让你来接受消减水族怨恨这个难题。”

  张子初惨叫一声:“不玩了我要回家!”

  “回家?行!把癸水精珠留下!”威恒妖帝笑着很开心。

  张子初摇头说:“我不做买卖了不行吗?”

  “你说行不行?”威恒妖帝刚才还软绵绵的如同女孩子的手一下子化为一只铁青色闪动着乌光的蛟爪每根爪尖都如同锋利的匕在自己的眼前晃啊晃:“进了这九江龙宫只怕由不得你了!还不快提提你那三个条件?如果我们准备直接动手抢劫的话你连一个条件也甭想实现了。”

  

  伏天氏小说网,最快更新最新章节,无弹窗小说阅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