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换源:

诳言 18 满台怨念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诳言无弹窗 在人间界除了四海龙王之外以长江龙君为尊。若拆分咸水和淡水的话则长江龙君便是淡水龙族之王。他的龙宫中自然有些特殊的建筑如南京龙宫中有净水殿可以净化水质还有封妖台能够封赐水族。在九江龙宫中的特殊建筑就是纳谏台凡是长江水系的水族受到冤屈其怨念会自动集中在纳谏台上。

  当龙族掌管着天下水族时长江龙君会定期视察纳谏台反思自己的政策寻找更好的统治方法。但从七百年前的断龙一战后龙族已迁出人间界这个位面并封印了自己的龙宫。

  纳谏台并没有因此停止运行在这七百年间仍是收集着长江水族的怨念。那些小怨念倒无所谓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自动消失掉但一些强烈的怨念却不断地积存下来。其余是近几十年来整个长江的水族似乎都满腔怨念使整个纳谏台笼罩在一片黑烟之中。

  在离纳谏台还有三五十米远张子初就感觉到一阵心寒似乎有什么东西塞在心头满腔的难受又找不到一处可以说的对象找不到一句能够表达自己委屈的话那种幽幽的痛苦弥漫心间顿觉天地之间再无生趣一脸的黯然间清泪已满眶。

  “静!”跟在他身后的佛灵在心念相通下立刻现了他的不对劲连忙从口中喷出一个金色的梵字印在他的印堂之上。

  张子初心中一静刚才莫名的痛苦如潮水般褪去这才恢复了清醒不由地一惊:“好险这不是还没到纳谏台吗?怎么就有如此强烈的怨念?”

  佛灵也罕见地脸色郑重:“这怨念已强烈到溢出纳谏台感染靠近的生物了岂不是说纳谏台上的怨念已然凝为有形之物进化成灵?”

  张子初盯着纳谏台外翻滚的黑烟说:“能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吗?”

  “我尽力吧!”佛灵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双手间橙光闪烁向张子初的眼前一抹:“如来五眼天眼神通透!”

  张子初只觉得眼前橙光一闪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在他眼前展了开来。五光十色这是第一感觉;岂止五光十色这是第二感觉。他只觉得整个世界的色彩在瞬间增加了十倍、百倍。所有物体的形象却淡了很多只要心念一动就可以看穿过去。

  这就是天眼?传说中无远弗届的天眼?张子初第一次对佛门的神通有了直接的体悟比起这天眼来那什么红外线透视镜头差远了这才是有偷窥癖者的第一选择。

  不知如来佛祖知道天眼还有这个用途会不会气得喷血。不过这是凡人的猜测对如来佛祖来说色即是空就算摩伽登女直接**相向也不放在眼里这种龌龊念头又怎么会引起他老人家失态呢?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张子初脑袋中翻江倒海一阵乱想后才将目光转向纳谏台。整座纳谏台是由千年沉香木所堆成在四角竖着四根汉白玉柱子上面镌满了龙凤尾的奇异符号。在汉白玉柱下各有一只青色的琉璃缸缸中的油还有八成满一支万年灯芯草所编的灯芯上正燃动着绿豆大的彩光。

  在纳谏台的中央流动的怨念几乎已实质化为一根根长长的蛇索。无数的蛇索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张巨大的黑网在黑网中央是一颗如同人类心脏的黑茧。黑茧居然像人类的心脏那样正以一分钟六十下的频率在缩张着。

  “沉香木、琉璃灯、通窍芯、七彩焰这都是化解怨念的极品法宝想不到仍无法淡化这重重怨念为什么长江水族的怨念如此深重?”佛灵都觉得不可思议那四件法宝就算是渡一只百年怨魂也够了却消解不了满台的怨念。

  张子初沉叹一声:“如果整个长江水系的水族怨念横生光凭着这些器物又如何化解?现在连七彩焰都快灭了七彩焰一灭琉璃灯、通窍芯也会失去作用茧破怪生怨灵生世之日不远了。”

  “怎么办?”佛灵眼巴巴地看着张子初。

  “凉拌!”张子初有点气馁:“我又不是救苦救难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别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推好不好?”

  佛灵苦着脸说:“老大你不会这么不负责任吧长江流域万千生灵的身家性命可全在这了。”

  “好家伙刚才还是百万生灵现在成了万千生灵还让不让我活啊!”张子初惨声说:“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毕业生正准备在家乡的政府部门当个普普通通的公务员拯救天下苍生的任务没必要交给我吧!”

  佛灵说:“天下苍生那么多连如来佛祖也救不过来佛渡有缘人而已你还是先想想这纳谏台吧!”

  “该死的老龙搬家就搬家吧还放这么个定时炸弹在这里这不是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吗?”张子初还在那里怨天尤人。

  佛灵干脆连劝都懒得劝了任由他在那里牢骚只是用一种“幽怨”的目光盯着他一直盯到他举双手投降:“算了我想办法还不行吗?别用这种眼光看我太恐怖了这是什么法术?魔法?妖法?还是怨妇的诅咒?你不觉得对老大我用这种手段太让人寒心了吗?”

  佛灵破颜一笑:“老大我怎么都觉得你比我更像怨妇罗嗦起来还没个完你到底干还是不干!”

  “干!”张子初这回答得干净利索:“不就是怨念吗?说白了就是大家心里不满情绪的积累这年头要消除不满情绪无非两种法子一是斩根断源。就像三条老蛟所做的弄场滔天洪水出来淹得那些任意破坏长江水系的家伙哭爹喊娘十年八年不敢再乱来长江中的水族看着大家哈哈一笑这怨念就算消了。”

  “行不通吧!”佛灵似笑非笑:“你老大还传了佛戒令刚把狂龙兴洪阵给破了。”

  张子初说:“那就只剩第二个办法了思想麻痹!这世上最能麻痹思想的莫过于宗教在所有宗教中最能消除人心中的怨气的莫过于佛门。呵呵给我放几道佛光过去再颂十天八天的渡经文看看有没有效果。”

  佛灵想不到张子初一阵唠叨一阵废话的结果早就在这里等他上钩呢!可是有什么办法?人家才是老大啊!佛灵乖乖地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将自己的心情给平静下来整整一刻中后从他的口中出苍老的梵文吟唱声。

  “南无、喝喇怛那、哆喇夜耶。南无、阿利耶。婆卢羯帝、烁钵喇耶。菩提萨埵婆耶。摩诃萨埵婆耶。摩诃迦卢尼迦耶……”面对满台怨念佛灵不得不拿出压箱底的功夫一部大悲咒念得流利通畅全心全意间每吐一个字就在身边浮起一层金光念到后来整个人笼罩在金色的佛光中双手合十宝相庄严大有观世音菩萨身边善财童子的风范。

  “……南无喝喇怛那哆喇夜耶。南无阿利耶。婆罗吉帝。烁皤喇夜。娑婆诃。唵悉殿都。漫多喇。跋陀耶。娑婆诃。”八十四句一气呵成佛灵在吐出最后一个字时脸带慈悲微笑轻轻地推向纳谏台。

  在他的双手间又一朵硕大的青莲八十四叶花瓣金雾缭绕。纳谏台上的黑烟与青莲一触在瞬间转为乳白色化成点点银光消失在空中。

  “行了!”张子初大喜就看着青莲在纳谏台上浮动转悠不断地将怨念化解无形。

  “只怕不行!”佛灵已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童子风度趴在地上苦笑连连:“施展一次大悲咒不仅需要我三十年道行就连损耗的心神也得十天八天才能恢复过来。可你看能消减多少怨念?”

  再看纳谏台上的青莲在不停地消减黑色怨念时自身的金光也越来越淡坚持到大约十几分钟后整朵青莲就被黑烟所吞没不留半点痕迹。纳谏台中的黑烟一扬将刚才已消解的那一点地方重新给占据了。

  过去九十九亿恒河沙数诸佛所说观世音菩萨受之于千光静住如来佛号称身如十藏可得十五种善生不受十五种恶死除尽尘世八万四千病的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在佛灵全力施展之下仅仅消除了纳谏台上不足千分之一的怨念甚至于那源源不断补充的怨念将那不足千分之一的损耗在短时间里给补了回去。

  按这种度来计算就算将佛灵给榨干了也不过能消掉这纳谏台上百分之一的怨念而已这还是不包括新增加的怨念。

  张子初想了想说:“看来还得用佛门神通。”

  佛灵顿时泪流满面:“老大你该不会是想把我给爆了弄个度结界出来封印这些怨念吧!”

  “有这种法子吗?”张子初目光炯炯好象等着佛灵把这种方法给招出来:“说来听听或者也可以试试。”

  佛灵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嘴巴捂着嘴说:“没真的没这种法子!”

  张子初也根本没这计划只是盯着满台翻涌的怨念说:“我们吃亏就吃在长江水族数量太多以一人之力哪化解得了这么多怨念?”

  “找帮手!”佛灵立即来精神了。

  张子初点头说:“长江水族多我佛门的和尚也不少我倒想看看这天下和尚加一块儿能不能渡化这满台怨恨。”

  

  伏天氏小说网,最快更新最新章节,无弹窗小说阅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